省政府 市政府 人大   手机门户 | RSS订阅 | 站点地图 |

南溪文苑

当前位置:首页>朱子文化>南溪文苑

《朱子文化研究》第六期

来自:朱子文化研究会 编辑: 点击:3794 时间:2012-04-18 15:14

 

 

朱子文化研究

                  第六期      

 

 

尤溪县朱子文化研究会                 2010820

 

 

另一种“恶俗”:假新闻与伪学术

——从所谓“朱熹故里之争”说起

朱杰人

 


新闻的力量在于事实,学术的生命在于实事求是,而假新闻、伪学术恰恰漠视这些至关重要的原则。为了提高话语的“分贝”,用深文周纳的手法编造假新闻、制造伪学术,有意弄出些“严重”、“吓人”的事态,急不可待地四处宣扬——这另一种“恶俗”,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警觉和重视

几个月前,一篇“三省四地争朱熹故里,用40亿为圣人做寿”的文章在网络和平面媒体上传播,引发了又一轮对于争名人故里现象的批评。

争名人故里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为了发展地方经济和文化,打“名人牌”也无可厚非。但如果为争名人不惜歪曲甚至编造历史,进而堕落到要为坏人、罪人、恶棍树碑立传,那就是一种令人忍无可忍的“恶俗”了。

在人们抨击这种恶俗的同时,还有另一种“恶俗”正大行其道:用深文周纳的手法编造假新闻、制造伪学术。

 

“朱熹故里”早有共识并无“争执”

所谓“朱熹故里之争”是一条假新闻。

关于朱熹故里早有定论。《辞海》(第六版)记述得非常准确:“祖籍徽州婺源(今属江西),生于南剑州尤溪(今属福建),侨寓建阳(今属福建)。”如果再求精准,还可加上一句:朱熹一生在武夷山市的五夫镇居住长达40余年,故他也是武夷山人。三省(安徽、江西、福建)四地(婺源、尤溪、建阳、武夷山)对于朱熹故里早就达成了共识,并不存在“争”的问题。不但不争,大家还建立了一个互动合作机制:每年轮流在三省举办一次朱熹和朱子学的学术研讨会;同时,福建武夷山市每两年举办一次的“朱子文化节”也与安徽、江西携手协作。

今年是朱熹诞辰880周年,世界上不少国家和地方都在举办各种纪念与学术活动。韩国的纪念活动今年5月在绫州的朱子祠堂举行;6月,东南亚六国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办了国际学术研讨会,并为《朱子家训》大理石碑刻举行揭幕礼;7月,我国台湾举行系列纪念活动与学术研讨,并在嘉义的朱子公庙行公祭仪式;9月,日本也将办国际学术研讨会。我国内地的主要活动在武夷山展开,由三省四地联手合作举办,其中包括朱子纪念邮票首发式——将于1022日诞辰日那天分别在朱子出生地尤溪与长期居住地武夷山同时举行。顺便一提,我国台湾也将在10月发行朱熹纪念邮票,难道这也是在“争故里”吗?

 

“用40亿为圣人做寿”是无中生有

至于“用40亿为圣人做寿”的报道,更是无中生有。

此文的作者,将当地基础设施、旅游设施建设项目的投资,一股脑儿“叠加”到了纪念朱熹的活动上。试问,福建省自然保护区九阜山开发、闽湖国家水利景区开发、联合梯田旅游开发与朱熹何干?试问,婺女村旅游度假区项目、文公湖度假村、婺源国际大酒店与朱熹诞辰何干?这样拼凑起40亿的天文数字,无非是为了骇人听闻、夺人眼球。

与朱熹诞辰有关的投资确实有,这是为了建阳朱子墓地的朱子林建设。朱子墓是国家重点文物,整修是规划中的事。根据规划,整修所需资金除政府拨款外,主要募集民间资金,世界朱氏联合会承担了在海外募款的工作。所谓考亭文化旅游度假区投资10亿元、朱子文化旅游区投资1.2亿元,则是当地政府为开发文化旅游而邀请一批专家做的项目研讨,规划都还没有,怎么可以见风就说成是雨呢?

为了取得轰动效应,不惜用移花接木的手法编造新闻,无中生有、无事生非,难道不也是一种“恶俗”吗?

这种恶俗所产生的负面影响是恶劣的。且不说国内各种媒体纷纷跟进报道,大范围传播误导了公众,连若干权威媒体和著名主持人都被搞得信以为真;海外也受波及,新加坡有报纸报道:“一个朱熹4个故里?发死人财,两省四地争破头。”美国哈佛大学一位著名汉学家看到报道,发电邮、打电话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原是某教授为了提高话语“分贝”

必须提到的是,这一次所谓“争朱子故里”风波的掀起,始作俑者不是新闻界,而是学术界,是一位教授的“学术研究报告”。教授和学术研究,一向为人们所敬重;即便新闻记者们号称见多识广,也多少有点迷信教授及其研究成果,而如果这个成果有“新闻价值”,更会立即竞相拿来写成新闻。殊不知,当下竟也有一些不知堕落为何物的教授是可以不调查、不研究、不核实,仅靠深文周纳就炮制“伪学术”的。结果,同样不调查、不核实的记者,搞出了假新闻。这不能不说是中国学术界和新闻界的双重悲哀。

新闻的力量在于事实,学术的生命在于实事求是,而假新闻、伪学术恰恰漠视这些至关重要的原则。某教授为了提高话语的“分贝”,把一些似是而非的事情、把某些本无关联的材料用一条自己设定的线索贯穿起来,有意弄出些“严重”、“吓人”的事态,而不严谨的记者如获至宝,急不可待地四处宣扬——这另一种“恶俗”,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警觉和重视。

 

(本文原载2010819日《文汇报》,新华网等转载。作者朱杰人为华东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教授、华东师大出版社社长、《朱子全书》《朱子全书外编》主编、中国历史文献研究会副会长、世界朱氏联合会副会长)

 

 


 

 

 


 

 

“两省四地争朱熹故里”之我见

 

 

 


近日,《中国经济周刊》有着这样的一篇文章《朱熹故里:两省四地40亿为圣人做寿》(以下简称《两省四地》),自从周刊发表该文后,各大网络报纸新闻对这一报道纷纷跟贴,该文在网络上盛行一时,其作者为某名牌大学的人文学者,以十分尖酸而刻薄的言语对两省四地(福建省的尤溪、建阳、武夷山及江西省的婺源)的朱子文化项目开发做出了一系列的主观评说。针对这篇文章叙述的内容和笔者所了解的情况,也谈一些个人的看法。

 

一、就文化旅游开发的角度看两省四地

作者在两省四地的旅游开发上有着大篇幅的描述,文章开头就这样写道:“一个朱熹,四个故里,40多亿元的盘子,圣人气象真是威武、宏大。今年1022日,是理学大师朱熹诞辰880周年纪念日。朱圣人的大寿,引得两省四地——福建的尤溪县、建阳市和武夷山市,以及江西婺源市,以‘朱熹故里’为名,各自倾注地区和省域之力,汇聚总量超过40亿元的资本项目,以作圣人‘寿礼’。”这所谓的做寿,又是些什么内容呢?各位看家,“作为朱熹故里,尤溪有四大旅游项目:1、朱熹故居景区二期工程建设项目,占地面积2.2万平方米,总投资1亿元;2、福建省级自然保护区九阜山开发项目,占地面积2372公顷,总投资3000万元,20042011年规划建设;3、闽湖国家水利风景区开发项目,项目总投资2亿元;4、联合梯田旅游开发项目,面积7000多亩,预算总投资8600万元。……据武夷山市政府网站公布的数据显示,武夷山的朱圣人项目也颇为壮观,名曰“朱子文化综合开发项目”,总投资为3亿元。”现在,中国对旅游业的发展是十分重视的,还出台了一系列关于景点开发保护发展的文件,《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旅游业的意见》(国发[2009]41号)121日正式发布,《意见》指出“旅游业是战略性产业,资源消耗低,带动系数大,就业机会多,综合效益好。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旅游业快速发展,产业规模不断扩大,产业体系日趋完善。当前我国正处于工业化、城镇化快速发展时期,日益增长的大众化、多样化消费需求为旅游业发展提供了新的机遇。旅游业是一项朝阳产业,以其无污染,具有较高的推动性,日益为人们所接受。”当然,发展旅游业的前期也必然会有一些投资,尤溪做为一个具有旅游发展潜质的县城,凭借该县纯天然的环境因素,加之一定的投入,也将成为一个旅游胜地,与武夷山、婺源、建阳完全可以形成一个朱子文化旅游圈,由此可见尤溪县投资旅游与朱熹做寿根本没有本质上的联系,其目地在于发展旅游事业。两省四地均以发展朱子文化游为目的,创建一个朱子文化旅游线路,如从诞生地尤溪出发,至南平——建瓯——建阳——武夷山——江西婺源,在此其间,也可以在朱熹相关的一些地方如泰宁、同安、漳州、九江、星子、都昌、杭州、长沙、庐山等地游玩,这样不仅领略了朱子之路的风光,对朱子文化的内涵也饱览了一遍,只有在两省四地的联合经营下,历史文化与旅游文化的有机结合,由此可以推动文化旅游事业的大发展,由此推动的不仅是两省四地了,更甚至是湖南浙江的旅游也可以并进来,这种共赢的发展方式推动旅游文化的事业,何乐而不为之?为实现文化旅游产业而创造更加优良的环境而努力,是两省四地共同的目标与目的。就近年来的文化旅游产业发展,我举一个例子,自2007年起,台湾的学者们就组织了当地高校的高材生到国内来走“朱子之路”,这一“朱子之路”实则就是以朱熹足迹为线路的文化之旅,这是一个很值得借鉴的旅游方式,以文化为基点,旅游为目的;踏名人之路,行自己之程,从中不仅可以实现游览风光的目的,从中也可学到许多历史文化的内涵,这样的旅游,应当由两省四地共同推举,让文化共享,让旅游共行。

 

二、就朱熹故里之说谈两省四地

“故里”释义:[home village;native place] 旧时的门巷故居。指故乡,老家。出处:(1)南朝梁江淹《别赋》:“视乔木兮故里,决北梁兮永辞。” 2)白居易《小阁闲坐》诗:“二疏返故里,四老归旧山。”

由上可见,凡曾经居住过的地方,都可称之为故里。对于朱熹故里这一说法,其中的情况其实均十分明了。自唐起,一世祖朱瓌入住婺源到朱熹的父亲朱松止为八代人,这八代均出生于此地,由此,江西婺源应说为朱熹的祖籍地(祖籍地指祖父出生的地方),如果说其是故里也是可行的,朱熹于绍兴二十年(1150年)曾回江西婺源访亲,告慰先祖,祖籍地也是朱熹曾经居住的地方,依照“故里”的概念也是可以称之为故里的。

自公元1118年朱熹父亲朱松入闽为官,是年举家入闽,朱松带着一家八口先是来到了福建的政和县,时任县尉,1123年离开政和正式赴任尤溪县尉,自此久居于尤溪,1130年九月十五,于尤溪郑氏馆舍诞下朱熹,尤溪就是朱熹的诞生地,也就应了故里的说法,尤溪当然是朱熹的故里。而后而的建瓯、建阳、武夷山是朱熹生活、成长、讲学居住了最为长久的地方,其身后还与妻子合葬于建阳的黄坑大林谷,这建阳武夷一带也是朱熹曾居住过的地方,称之为故里,也是可行的。由此,何来相争之说呢?尤溪与江西婺源、武夷山等地本着和谐共处的原则,共同维护了朱熹故里的名号,尤溪作为诞生地故里,江西婺源为祖藉地故里,武夷山自然是久居地故里,不同的故里,不同的地方共同的是这一伟大的理学家朱熹。

 

三、就纪念朱熹诞辰880周年邮票首发仪式举办地之争的看法

《两省四地》文中有这样一段“2009年,福建省三明市的尤溪县向国家邮政局申报‘朱熹诞辰880周年纪念邮票’,仅用1年即申报成功;1022日,朱圣人诞生日,尤溪县声称将举办该纪念邮票的首发仪式。对此,福建武夷山市并不买账,声称也要举办该邮品首发仪式,并搭车操办‘第三届中国(武夷山)朱子文化节暨海峡两岸纪念朱熹诞辰880周年系列活动’。同一个朱熹诞辰纪念邮票,何以要竞相举办首发仪式呢?”这段文字,其说法很明显与邮票发行仪式的初衷是相悖的。邮票首发仪式原本就是可以在与邮票人物相关的地方举行,作为朱熹的诞生地,尤溪县作为朱熹的出生地,举行朱熹诞辰纪念邮票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但朱熹并不是只生活在尤溪一个地方的,徽州婺源作为他的祖藉地,他的祖先由唐始入婺源,在那就居住耕耘了上百年,也是与朱熹分割不开的。朱熹于尤溪出生至七岁离开尤溪,到了建瓯,在往下的日子在武夷山一带生活了四十多年,在同安、江西、浙江、漳州等地任过官,也曾在湖南的岳麓书院讲过学等等,可以看出做为人,是活动的,他可以在各个地方行走,对其任何人都没有约束性。朱熹,作为古代人,也一样,他出生在尤溪,成长于武夷一带,在福建、江西、浙江等都为过官,就邮票首发仪式来说,在这些地方举行都是可行的,但为了慎重以事,国家邮票发行组决定在朱熹的诞生地尤溪与其久居地武夷山两地举行《朱熹诞辰880周年纪念邮票》首发仪式,这样的结果应该是皆大欢喜,不论是尤溪还是武夷山都为此盛典进行着认真的筹备,两地联袂举办盛典这就是一件好事,让全国共同关注朱熹诞辰。当然,其间的目的并不全为了扩大尤溪和武夷山的知名度,主要是为了宏扬中国的传统文化,让朱子文化在社会上得到一种更高程度的认可,让全世界了解中国文化,了解这世界性的品牌文化——朱子文化,这就是一种文化的渗透、文化的升级,让中国——伟大的文化礼仪之邦以更加庄严的形像屹立于世界的东方。

以上内容,并无任何贬意,仅是谈谈对《两省四地》这一文章提出一些个人的看法,文中一些偏激的看法,让本人无法苟同。文化宣传与旅游开发的结合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做法,无论武夷山、婺源、建阳还是尤溪,都在为文化旅游事业而努力,为文化之旅做一些基础性的建设,扩大自身的影响,让中国乃到世界认可这一文化旅游。最后,期待《朱熹诞辰880周年纪念邮票》首发仪式隆重举办,更希望“朱子文化之旅”能够得到顺利的推行!

(本文在中国质量新闻网、东快网、三明资讯网发布或转载)


 

 

《紫阳朱氏建安谱》发现始末

王祥堆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拨乱反正,百废待兴。1979年,尤溪县文化馆恢复正常的文艺创作和演出,曾被乱堆放在“阶级斗争展览馆”的图片和展品需派人给予清理造册登记。那时开始,领导分配我负责这项工作,于是我就开始走进文物工作队伍的行列。

为了适应这项工作,我参加了福建省第一届文物干部培训班。回到馆后,带着一股热情,全身心投入到文物工作中去。我担任文物普查小组组长,首先开展一次全县地面文物与流散文物的普查工作,配合我的是文化馆退休干部余雅锦,他年过古稀仍精神矍铄,步履轻捷。

尤溪历史悠久,人杰地灵,南宋时期曾诞生一代儒学宗师朱熹;至明嘉靖时又出了个兵部尚书詹荣,按理说有这样的历史背景,散见于民间的流传文物是很多的,我们用了大约三个月时间,跑了15个乡镇,171个自然村,行程2300多华里,收获不少,征集到大批陶器、瓷器、玉器、铜器、钖器、墓志铭、古书籍、古钱币等各类文物,并在尤溪城关后山发现了三块木刻朱熹手迹板联(即“和顺齐家之本,勤俭治家之本,循理保家之本”)。据捐赠者87岁郑大育老人说:“读书起家之本”,该块板联,文革中被毁。

八十年代初的一个端午节,我们听说梅仙公社乾美大队朱熹后裔朱培清家中有一套年代久远的《朱熹家谱》,我和余雅锦就坐车直奔朱培清家。不巧,他因事外出,令我们扑了个空。大约过了二十天,我俩在梅仙其他村子转了一个圈子,决定再拐到朱培清家探个究竟。乾美村离我们当时所处的村子约2.5公里,我们抄近路大约用了半个小时,就到了朱培清家。瘦高个子的朱培清接待了我们,知晓来意后,朱培清对我们说,确实有这么一套家谱,这是祖上传下来的,要看它,还需征得全家兄弟及老人同意。我们考虑到“文化大革命” 才结束不久,他们心有余悸是可以理解的。我俩于是返回城关,就此事向文化局领导作了详细汇报。并与朱培清的哥哥联系上。我们约好了时间,一行三人同去梅仙乾美,实地查看了这套神秘的家谱。在未到乾美时,我向公社领导汇报这件事,公社领导十分重视,派当时分管文教的干部一同前往。到朱培清家时,已快中午了,经过协商,朱培清的老母亲从里间拿出一个包裹极严密的枕头,枕头外表是一层黑色的粗布,散发出一股年久的特有气味,她小心翼翼的打开,放在桌子上,这时才看清是一套线装大十六开的《紫阳朱氏建安谱》,因长期被裹着,家谱显得皱巴巴的,乍一看蓝色的封面被虫咬得面目全非,我心里怦怦跳,暗想:这下完了,被虫咬成这样的家谱,说不定里面正文部分也不完整了。我拿过家谱,粗略地翻一翻,里面的正文部分基本还算完好,字迹清晰,篇幅完整,整套书为宣纸木刻版印刷,装订也很规范,不失为名门望族的家谱。由于我们的专业水平和对古书画的知识肤浅,只能作个初步的鉴定。据培清母亲说,这套家谱是祖传下来的,根据家规,该家谱只能传给长子长孙,传到他们这代,约有十几代了。至于该套《朱熹家谱》怎么传到她手中,她也讲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们本想把这套家谱带回城关,问过他们,只见十分犹豫,未肯答应,我们只好交待,这套家谱年代久远,又被虫子咬成这样,你们好好好商量一下,如果愿意的话,送到县文化馆,我们会把它送到省里给文物专家做进一步鉴定,并托省博物馆古籍修复专业人员予以裱褙修复。朱培清热情支持,对文物做出很大贡献,被当选为县政协委员,得到肯定和称赞。

我们初步完成全县流散文物的普查与征集工作后,全县正掀起捐献文物的群众运动。有一天,我正在一边整理近代邵力子、陈布雷、周佛海、包惠僧等人送给卢兴邦祝寿的几幅寿屏,一边细心地清点卢兴邦发行的地方货币——广豫票,并造册登记时,只见朱培清提着一包东西找到我,对我说通过做思想动员的工作,同意把这套朱熹家谱送给县文化馆保存,并要求送省里作进一步鉴定和修复。

10月中旬,我受尤溪文化局、文化馆领导指派专程把这套四百多年前的朱熹家谱送到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陈仲光手中。省有关部门发现《朱熹家谱》有部分已破烂,内有多处被虫蛀蚀。过了一段时间,省文管办专门发函县文化局,要求对朱熹家谱送省进行裱褙修复,其经费由省支付,接函后,时任分管文物的文化局副局长罗其儒指派我负责落实此项工作,文物专家认为这本家谱的特点是,除世系外,着重汇编了有关朱熹的资料,对研究朱熹的历史有重要参考价值。新发现的朱熹家谱名为《紫阳朱氏建安谱》,经鉴定是明刻本。专家说,明刻本十分难得,目前福建省图书馆未见入藏,堪称善本,并确认,这套朱熹家谱是明代万历四十八年(1620)由朱熹第十五世孙朱莹主编的,福建按察司副使蔡善继作序、监察御使张素养作跋,杨承鼎作后跋。算是善本图书,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被确定为善本图书后,历经半年的时间修复裱褙后,并征得朱培清同意复印一小部分,以供全国各大图书馆及著名大学收藏,并供研究朱熹之用。

之后,我和陈亨礼副县长,文化局蔡善局长、罗其儒副局长等四人与朱家兄弟在尤溪县文化馆协商解决保护《朱熹家谱》一事。通过协商,依照当时有关文物法规,文管会与朱家兄弟签订了一份协议。协议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二条第四款第五条规定,明刻本《朱熹家谱》应列入本县传世文物保护之一,该家谱现归还朱培清妥善保管,但不得转让、不得损坏,更不得出卖,如果需要,随时要拿出来供研究之用。并签订《保护家谱》合同,双方到尤溪县公证处进行了公证。(公证书现存)

    据朱熹家谱记载,朱熹于南宋建炎四年(1130)农历九月十五日诞生于尤溪县城南郑义斋别墅,卒于南宋庆元六年(1200)三月初九日午时,十一月葬于福建建阳九峰山下的唐石里(即今黄坑镇)大林谷。朱熹家谱的发现,为一代理学宗师朱熹的研究,提供了重要史料。

尤溪县在文物普查中发现的明刻本朱熹家谱后,新华社发出专电,在福建日报头条头版报道尤溪发现明刻本朱熹家谱,同时《人民日报》《中国文物报》《光明日报》《文汇报》《澳门日报》《福建论坛》等报刊均有刊载,一时轰动全国。由于它的史料价值,被称为1982年全国流散文物四大发现之一。与此同时,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山东大学以及上海、广州、深圳等几十所大学和全国大型公共图书馆纷纷来信要求征订。该家谱分上、下两册共245页,分十目:会元、肖像、世系、褒典、实录、象贤、丘陇、祠院、渊源、留题等。其中附有朱熹画像,并有明景泰帝“德盛仁熟,理明义精,布诸方策,启我后人”的像赞。此外还收录朱熹45种著作的名称,如《资治通鉴纲目》、《论孟精义》、《八朝名臣》、《近思录》以及朱熹代表作《论语集注》、《孟子集注》等。1990年,福建省文化厅文博处组织省文物专家鉴定组到各组到各县巡回鉴定。鉴定组成员也对《紫阳朱氏建安谱》作了认真鉴定,确定为国家二级文物。

为纪念朱熹诞辰878周年,尤溪县委县政府在朱熹诞生地——南溪书院广场,隆重召开纪念大会,原县政协委员、朱熹后裔朱培清也应邀出席。据朱熹后裔说,家谱至今保存完好,并加强做好防虫、防蛀、防潮等管护,使家谱完整无缺,延年益寿。

 

(王祥堆,退休干部,原尤溪县文管办主任,文博副研究员)


 

 


 

 

 

半亩方塘记

郑建光

 


建炎四年,九月望日。朱子诞降于毓秀山麓之溪南馆也。

夫馆前水塘一口,半亩见方。遥想当年,山巍巍兮,水澹澹。童年沈郎,吟哦于上,问天处,画卦洲,声声珠玑充耳;万世儒宗,蹀躞其中,活水源,观书第,步步履痕入眼。朱轩临帖,一季夭桃二度艳;蟾宫折桂,千年青印一朝显。朱子赋诗,半亩方塘一鉴开;儒生秉烛,四书集注八方传。宝年天子御赐“南溪书院”;至正间中书题颂“闽中尼山”。于是乎,历代题褒不绝,颂词绵绵。山为仙灵,塘以诗名,至若各地水塘竞相以半亩方塘名之,迢迢乎千年矣。

宋理宗嘉熙元年,知尤溪者,李修也。扩溪南馆之形制,创朱子祠于原址。建院伊始,芰荷盈塘听雨,跨池为梁;松竹绕屋邀月,裁云当裳。迨至明弘治十一年,方溥管钥,浚深方塘。筑亭其上以石桥相连,花圃环拥,四时百卉流芳。亭称活水,翼然凌霄,傲视苍天上下云翻;桥曰濂洛,岿然卧波,品读碧水左右卷展。煌煌乎,文山毓哲,金声玉振。韦斋调寄蝶恋花,苏公次韵半亩塘。罗提学感慨天光云影诗常诵,杨通判赞誉源头活水字犹香。洎乎近代,《福建通志》亦有记载:半亩塘者,在南溪书院也;又,朱子有半亩方塘、源头活水句,故以名焉。

呜呼,朝代更迭,历尽沧桑。泱泱乎半亩方塘,昔时埋没于文革之尘埃,半容犹掩;今朝兴举于和谐之熏风,整体乃见。冷月弄水浮璧影,夕阳戏云落霞烟。风云激荡,漫浸先哲去往之苍茫;香樟婆娑,荫庇后学所来之迢远。看今日盛世兮,蜻蜓点水敢问深浅,锦鳞逐流何惧冷暖。海内外朱子后裔、国学巨擘云集毓哲圣地,拜谒先贤,华夏举觞。寻迹钩沉,半亩方塘于斯地,留史之痕兮,传古之言。立碑以志,世代传扬。拙笔难描胜景,观澜索源,鉴古观今,是为半亩方塘记。

 

(原载《中华散文》、《印象尤溪》)


尤溪古建筑故事连载:

莲花峰巅天湖寺

黄清奇

 


天湖寺位于尤溪城关水南公山的莲花峰之巅,因寺前有一半月形的池塘(放生池),俗名叫“天湖”,湖后有寺故而得名。

天湖寺始建于南唐(五代时国)时期,原名天湖院,有八个比丘尼常住。一时香火极盛,四方香客云集,名闻宇内,声震八闽,成为禅林中的佼佼者。据明嘉靖《尤溪县志》载:天湖“水色绀碧,亢旱不竭,不知泉脉所自。湖中鱼鳖充仞,人不敢取,云有神凭焉。湖上有寺,今毁为墓。”由此可见,明嘉靖之前就已毁而为墓。现寺中还有唐宋时期的柱础和契形砖留存。现存寺宇为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信众在原址上复原的。建筑由正殿、念佛堂和寮房等组成。占地面积约3500平方米,建筑面积约1800平方米。主殿为单檐歇山顶式砖木结构,面阔五间,进深三间,奉祀三宝佛、观音、地藏菩萨。屋脊彩画,红柱楹联,显得艳丽绝伦。寺前大坪架构与湖上,中置一口焚香炉。沿三级台阶而上,就是天湖院大殿,门楣上悬一“天湖院”匾,力道遒劲,笔锋犀利,当为行家所题写。主殿门联“天宇重新歌盛世,湖山依旧因游人”,为“天湖”的藏头对联。挥笔豪放,结构严谨。跨入主殿,突觉眼前一亮,众多佛像排列有序,面目慈祥;法器、素品一应俱全。到此礼佛游览,登山锻炼,令人感到心旷神怡。

天湖寺是距离城关最近、最古老的佛教寺庙之一。史志确切记载,我国南宋时期著名的理学家、教育家朱熹,于宋乾道初年立春和宋乾道四年九月重阳节,多次或携妻带子或邀请友人登天湖,并留下脍炙人口的著名诗篇《立春大雪登天湖》、《九月九日登天湖》。朱熹及其历史名人优游天湖,并留下了许多名篇绝句,其中《立春大雪幼天湖》诗云:……宾友既追随,儿童亦携将。攀跻得冢顶,徒倚聊彷徨。俯视千里空,仰看万鹤翔。远迷乱峰翠,近失平林苍。……说明当时这里的景致非同一般。后来,天湖院怎么一夜之间消失了呢?民间还有个离奇的传说呢!

明朝,尤溪出了位才子,叫田顼,字希古,号柜山。正德十一年(1516),中举人。正德十六年中进士,授予瀚林院庶吉士,被称为晚明四大才子之一。嘉靖七年(1528),田顼出任户部主事,奉命办理九江税务。因绩调任南京兵部武选主事。转任礼部精膳司员外。嘉靖十四年,以礼部员外郎出任湖广提学佥事,创办濂溪书院。迁任贵州提学副使,兴修“二程书院”。回乡探亲时,接受知县李文兖之聘,纂修《尤溪县志》七卷。后,田顼以母亲年老需要服侍为由,辞职还乡。田顼之父田濡,字佰润。正德(15061521)间授处州卫经历。嘉靖九年(1530),以子顼贵赠承德郎。

有一次,田濡、田顼父子二人同游天湖,都深深地被天湖的风水宝地所吸引,遗憾的是被寺院先行占用。其父说:“死后能有这么一块幽宅安身,我愿足矣!”

三年后,田濡去世,田顼请来地理先生看风水,但找遍全县的山山水水,始终没有一处中意之地。眼看“七七四十九天”时限已到,做儿子的却难遂老人遗愿,只能整天哀声叹气。一次,田顼与堪舆家闲聊时,曾说起父亲生前的遗愿,希望能找到如天湖那样的风水,可惜现在被寺院占去了。谁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此事被田管家获知,对田顼说:“老爷,太爷尾七将至,是否请天湖院比丘尼来做佛事,超度灵魂早日升天呢?”田顼所担心的是筑墓之事,根本没在意田管家的话中有话,只说了一句:“此事你权衡着办吧!”在征得主人同意后,田管家一边派员到天湖院请八尼下山,一边重金暗派爪牙上山,乘院内无人之际,一把火将寺院烧个精光。当八尼做完佛事返回寺院,眼前寺院只剩下一堆瓦砾,景况残不忍睹。寺院无端遭受火灾,八尼心中也万念惧灰,便集体纵身跳下思前的百丈悬崖。既然寺院已毁,田顼就将该寺遗址稍加改造,花重金延请高明石匠,构筑亡父之墓。天湖院院毁人亡,成为一个无头公案。人们心中虽存有许多疑问,各种传说不一而足,但谁也无法提出确切的依据。

这一故事是否属实,还有待考证。但从考古发掘现场原生土层面上发现了大量的木炭、木灰、瓦砾、唐宋柱础和大量的契形砖残存看来,说明当时这里确曾有寺庙毁于火。


 

 

 

 

简讯:

尤溪县朱子文化研究会

第四届会员代表大会暨学术研讨会胜利召开

              


201086,“尤溪县朱子文化研究会第四届会员代表大会暨学术研讨会”在尤溪县委党校召开。县政协副主席、研究会会长纪优梓做了《抢抓机遇,乘势而上,为朱子文化城建设献计出力》的工作报告,会议由县文体局局长、研究会副会长柯德钦主持。大会选举产生了新一届领导机构,聘请吴建国、曹榕庆、张元明、卓祖澍担任研究会顾问,纪优梓当选为会长,柯德钦、詹焕生、朱起文、陈长根、当选为副会长,大会还特聘合作企业金东公司总经理陈诗太、华福公司董事长陈少华为副会长。本次大会共有57名会员代表参加。

大会听取并审议通过了县政协副主席、研究会会长纪优梓作的《抢抓机遇,乘势而上,为朱子文化城建设献计出力》的工作报告。报告回顾了研究会过去五年的历程,对本届研究会的工作做了展望和部署。

研究会到目前为止已经召开了四届代表大会,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取得了一定的成果,目前正面临新的挑战。纪优梓指出,如何在原有的基础上继续前进,研究会全体会员要通力合作,加倍努力,认真贯彻尤溪县委、县政府的指示精神,一如继往做好各项工作,为加快尤溪经济社会发展做出更大贡献。报告从挖掘尤溪历史遗迹,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加强对外联络,搭建交流平台;围绕朱子文化城建设,扩大理学名邦知名度;加强研究会组织建设,力促工作再上新台阶;结合朱子文化实践活动,弘扬朱熹道德教育思想等五个方面,为今后的工作指明了方向。纪优梓着重强调要做好目前的几项重要工作:1、朱熹公祭活动,2、朱熹邮票发行和邮品开发,3、重印嘉清版《尤溪县志》,4、制定“朱子”、“朱子故里”商标使用管理办法,5、《朱熹辞典》编篡,6、“千年古县”后续宣传,7、《朱熹在尤溪》编篡出版,8、《朱子文化研究》会刊编发等。

本次会议共收到论文13篇,与会代表围绕“朱熹在尤溪”主题做了精彩的学术交流,从朱熹对尤溪的影响等不同角度阐述了各自观点和见解。朱邦衍会员认为,尤溪旅游业的发展如何定位出发,从丰富的旅游资源、丰厚的历史文化休闲、适宜的气候、知名美名以及文明开放具有重要的作用和重大影响,提出了以朱子文化为核心“建设朱子文化与生态休闲旅游胜地”这一目标;肖明会员通过对朱熹诗《尤溪县学观大阁》的赏析,从中悟出朱熹“致知力行”的教育道理和以教育为本的政治理念,并且还从这首诗用“桑”字的意义解读出朱熹浓郁的故乡情怀;罗向明会员从政治、经济、社会、城市建设教育等不同方面,分别阐述了朱子文化对尤溪的影响,这充份反映了尤溪人民对朱熹的敬仰和热爱,也反映了朱子文化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影响力和发展力;陈长根副会长从朱熹《观书有感》创作背景出发,有力地证明了朱熹诗中的半亩方塘在尤溪这一史实,并且指出我们学习朱熹诗词,重要的是把握诗中所反映的哲理内涵,以及给我们今天生活的启迪。

会议主持人柯德钦总结说,今年是我国伟大的理学家、教育家朱熹诞辰880周年,在这个时候召开尤溪县朱子文化研究会第四届会员代表大会暨学术研讨会,有利于进一步加强研究会组织建设,提升研究会学术研究水平,促进我县朱子文化城建设,推进我县朱子文化研究与开发融入全省文化事业之中。

大会在热烈祥和的气氛中闭幕。

(林可玉)


 

版权所有:尤溪县人民政府 主办:尤溪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尤溪县数字尤溪建设办公室 地址:尤溪县城关镇建设东街66号楼
邮编:365100 电话:0598-6323016 站长统计|今日IP[108]|今日PV[287]| 昨日IP[964]|昨日PV[3558]|当前在线[31]
闽ICP备05010185号 技术支持:世纪之村

闽公网安备 350426020000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