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政府 市政府 人大   手机门户 | RSS订阅 | 站点地图 |

南溪文苑

当前位置:首页>朱子文化>南溪文苑

《朱子文化研究》第五期

来自:朱子文化研究会 编辑: 点击:3253 时间:2012-04-18 11:38

 

 

朱子文化研究

                2010年第五期   

 

 

尤溪县朱子文化研究会            2010729

 

编者按:裴钰《朱熹故里:两省四地40亿为圣人做寿》一文,发表于《中国经济周刊》2010年第22期,被多个网站转载热炒,舆论哗然。该文谬误频出,对两省四地的经济文化建设产生了不良的影响。为此,县朱子文化研究会会员撰写了一组文章,在各种媒体发表,澄清事实,以正视听。本期会刊集中刊发,欢迎大家参与讨论。

                           投稿邮箱:yxmxy2006@163.com

 

 

子虚乌有的朱熹故里之争与巨资祝寿

——与《朱子故里:两省四地40亿元为圣人做寿》作者裴钰商榷

郑建光

 


伴随着市场经济的成熟和发展,必定会出现新的文化现象。近年来,争夺名人故里的现象时有发生,加上媒体的推波助澜,吸引了许多人的眼球。裴钰先生对这种现象进行了深入研究,撰写了“名人故里争夺战”系列文章,各大网络争相转载,点击率疯狂飙升,出尽了风头,赚足了人气。《中国经济周刊》2010年第22期发表署名裴钰“名人故里争夺战”之九:《朱熹故里:两省四地40亿为圣人做寿》,对裴钰先生忧国忧民的情怀深表敬佩!但是,部分内容与事实不符,值得商榷,现就与尤溪县相关的问题谈几点个人的看法,以正视听。

一、争夺朱子故里之说有混淆视听的嫌疑

1982年春尤溪县文物普查时,在尤溪县乾美村朱熹后裔朱培清家中发现了一部明刻本《紫阳朱氏建安谱》,报送国家文物局后被确认为善本古籍,并被列为当年全国流散文物四大发现之一,新华社还特为此作了专题报道。当时福建省图书馆尚无该书入藏(现藏为该书复印本),可见这是一部罕见的珍本,在文物性和学术性方面都有重要的价值。该谱明确记载朱熹出生在尤溪城南。江西婺源的《朱氏正宗谱》,记载了朱熹始祖茶院公朱瑰自唐天佑三年(公元906)从安徽歙县篁墩迁到婺源,直至三十五世祖的宗史,并未否认朱熹出生在尤溪这一事实。

其实,在改革开放之初,全国研究朱熹思想的学者对朱熹故里进行严谨的学术探讨后,朱熹故里早已成为定论。江西说朱熹的故里在婺源,尤溪说朱熹的故里在尤溪,南平说朱熹的故里在武夷山、在建阳,都没有错,也就是说以上这些地方都可以说是朱子的故里。婺源是朱熹的祖籍地,尤溪是朱熹的出生地,武夷山(崇安)是朱熹居住和讲学了40年的地方,朱熹晚年又迁居建阳考亭,整整生活了10年,并在那里终老,这些地方都是朱子故里,根本不存在“两省四地争夺朱熹故里”这一事实。世界朱氏联合会对朱子故里有详细的解释,即婺源为朱熹的祖籍地,政和为入闽地,尤溪为出生地,武夷山为生活、讲学地,建阳为终老地。当地政府和学术界没有异议,那来的争夺?至于2009年新版《辞海》对“朱熹”辞条修改,对析意进行了更加科学和规范的表述,表明学术界、出版界对历史事实的尊重。因为在旧版《辞海》“朱熹”辞条中只有祖籍地的信息,显然是有欠缺的。

近年来,以上“两省四地”的任何一方,只要是有关纪念朱熹的活动,如研讨会、文化节、商贸活动,都会邀请其余三地参与,从未存在“朱子故里”的争议。由于各地对这位文化巨人的尊重,都会以主办方的身份举办一些活动,使得对历史缺乏认识和不明事实真相的人,错误认为是在争夺朱熹故里。世界朱氏联合会每一年的“朱子之路”研习营,都是从尤溪出发,走访四地,共同探讨如何更好弘扬祖国优秀传统文化这一神圣的课题。裴钰先生把《朱熹故里:两省四地40亿为圣人做寿》一文作为他的“名人故里争夺战”专栏文章发表,显然有混淆视听之嫌。

二、尤溪县今年为朱熹准备了什么样的“寿礼”

今年是朱熹880诞辰,肯定要隆重举行纪念活动,这就是裴钰先生“两省四地40亿元为圣人做寿”的来由。其实,何止两省四地,台湾、韩国等地华人都会举行隆重纪念活动。那么,尤溪县今年准备举办哪些纪念活动,或者像裴钰所说的筹备了什么寿礼呢?

尤溪县从明朝就开始了对朱熹一年三次的公祭活动(春秋二祭加诞辰日祭祀),2006年,尤溪县恢复对朱熹诞辰日的公祭活动,得到了社会各界的认同,正像世界朱氏联合会会长朱茂男先生所说,通过隆重的祭祀仪式,把“隐藏在祭祀背后的尊祖敬宗的人文精神、尊崇先圣先贤的道德信仰,和弘扬祖国优秀文化传统的时代要求,充分揭示出来!”(《朱子文化》2009年第六期第53页)难道不是大家所愿意看到的吗?早在1988年,尤溪县就在城区三角埕为朱熹塑造了一尊高9.15米(不包括底座)的立像,并成立了朱熹学术研究会,2006年,又成立了事业性质的研究机构——朱子文化研究会,对朱子文化遗存进行挖掘、保护,对朱子理学进行系统的研究,出版了大量的研究专著。

今年,尤溪县纪念朱熹活动,主要包括朱熹诞辰880周年公祭大典、朱熹纪念邮票首发式、朱子理学与诚信文化建设研讨会、出版书法作品集等内容。尤溪县委认为“尤溪目前经济尚不发达,还不具备搞大型活动的能力”,原先计划请央视来尤溪制作一期“乡村大世界”节目,以及组团赴韩国参加朱子庙大祀暨朱子论坛大会,都在裴钰文章发表之前作出取消的决定(见中共尤溪县委专题会议纪要 [2010]12号,2010612日印发)。

三、不能把旅游规划也当成向朱熹祝寿的贺礼

《国务院关于支持福建省海峡西岸经济区建设的若干意见》明确把“朱子文化”建设列入重点支持的项目。充分发挥文化名人效益,促进地方经济发展,是海西建设的重要举措,肯定也是裴钰先生所希望的。尤溪县于2005年就作出打造朱子文化城的战略部署,对城市文化建设作出准确定位,明确了发展方向。裴钰先生列举尤溪纪念活动投资4.16亿,与事实大相径庭。他把尤溪县中长期的旅游发展规划,说成是“今年”为纪念朱熹要做的事情,当成向朱熹祝寿的贺礼,并列举了四大项目的投资数额:1.朱熹故居二期工程建设1亿,2.九阜山开发3000万,3.闽湖开发2亿,4.联合梯田开发8600万,计4.16亿元。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与朱熹“做寿”何干?把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硬是扯在一起,不是严肃的学术态度,不说故意偷换概念,至少可以说是没有深入调查,草率为文,不能令人信服。如果这样,那么,朱熹诞生地尤溪的一切经济活动,都将被视作为朱熹献礼,这是什么逻辑?

裴钰先生列举了四大项目中与朱熹相关的只有朱熹故居景区二期工程建设项目,也还只是在规划之中,尚未动工,何时实施还需要根据尤溪的发展实际和经济承受能力才能决定,其它旅游项目也只是做总体规划,量力而行,分步实施。据我了解,建阳的考亭文化休闲度假旅游区(投资10亿元)和朱子林文化旅游区(投资1.2亿元),以及婺源的婺女村旅游休闲度假区项目(含朱子度假酒店、紫阳度假酒店)、朱子龙尾砚文化园、文公湖度假村、婺源国际大酒店、游客服务中心等都是中长期的规划项目。把一个地方的远景规划,子虚乌有当着今年为朱熹的献礼工程,妥当吗?

四、关于朱熹诞辰纪念邮票首发式的问题                               

裴钰先生提出疑问:“同一个朱熹诞辰纪念邮票,尤溪和武夷山市何以要竞相举办首发仪式呢?”发行纪念邮票,只要与该邮票主题相关的地方,都可以在发行的当天同时举行首发式,这是国家邮票发行总局的习惯做法。如“京杭大运河”纪念邮票的首发式,在6个省22个城市同时举行,“长征”纪念邮票的首发式,也在十几个城市同时举行。裴钰先生把举办邮票首发仪式理解成争夺朱熹故里,存在认识上的误区。朱熹与孔子一样,对中华文明的发展作出重大贡献,朱子文化具有巨大的保护和开发利用价值。朱熹纪念邮票有两个地方同时举办首发式,一点不奇怪,当人们进一步意识到朱子文化的价值,可能要举办首发式的不仅仅是尤溪和武夷山。

对裴钰先生文章较早作出回应的福建师大王岗峰先生说,把朱子文化建设与区域经济发展统一起来,是最现实的、值得称赞的好路子。对于提升海西建设的文化品位,提高全国大众的文化素质具有重大意义。朱熹故里的文化建设任重道远,各级政府要接受善意的批评监督,我相信,尤溪县人民依然会继续努力,求真务实,精心规划,把朱子文化打造成全国最知名的文化品牌。

 

(本文在环球网、新浪网、天涯网、网易论坛、人民网、新华网、武夷文学网、中国质量新闻网、东快网、三明资讯网发布或转载,《时代三明》杂志以《朱熹故里之争与为圣人祝寿的真相》为题在近期发表)


也说朱熹故里之争

黄清奇

 


20106月,一位署名裴钰的作家发表了《名人故里争夺战》系列文章,其九以“内地24地争朱熹故里、斥资40亿为圣人作寿”为主要内容。因本人出生于文中所说的24地之一的尤溪,所以认真地读完了全文,对文中提出的观点和事实虽不敢苟同,却并不在意。只是没想到,这篇文章一石激起千层浪,短期内引起了许多新闻媒体争相报道“24地斥资40亿为朱熹做寿”,一时充满了对纪念朱熹诞辰880周年活动非理性的声讨、斥责、批判之声。有基于此,本人觉得有必要出来说明一些情况,澄清一些事实,让人们对朱子文化保护发展多一些理性的审视。

先说朱熹故里的称呼。故里,是指出生或长期居住过的地方;朱熹故里,就是指朱熹出生和长期居住的地方。朱熹是我国著名的哲学家、教育家,他集北宋以来理学乃至孔子以下学术思想之大成,创立了朱子学,使儒学再放光明,把中国文化推进一个新的高度。其一系列思想理论在中国哲学史和思想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在中国元明清三朝,一直是封建统治阶级的官方哲学。对南宋之后七百多年的中国与东亚社会,产生了极其重大的影响。朱熹祖籍江西婺源,出生于福建尤溪,其一生足迹遍布福建、江西两省各地,长期居住于武夷山、建阳等地。出于对朱熹的尊敬和以名人故里为荣的原因,尤溪、武夷山、建阳等地都以朱熹故里自称。从朱熹生平的复杂性来说,其故里是多元的,四地都可以称作朱熹故里,这并无不妥,也不矛盾。

二说裴钰的不了解。相信裴钰没有到过4地,至少是没有到过尤溪,更别说对4地进行过一番细致的调查,仅仅是通过4地的一些地方网站的浏览,就得出“4地斥资40亿为圣人作寿”的失实的结论。关于这一结论的错误,本人会在下文详述。本来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但鉴于裴钰的身份,我们没有权利要求他一定非要自掏腰包经过调查后再写文章。对于裴钰对朱子文化保护发展的不了解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裴钰不是从事朱子文化工作。但一些新闻媒体却直接引用裴钰的文章进行失实报道却是难以理解和接受的。真实性是新闻的灵魂,新闻媒体在引用裴钰的观点时本应通过调查求证,以确保新闻的真实性,不应以讹传讹。裴钰的不了解,还在文中多处体现,如武夷山市的邮票首发仪式是第三届中国(武夷山)朱子文化节暨海峡两岸纪念朱熹诞辰880周年系列活动中的一项内容,裴钰却本末倒置,说成武夷山市“举办该邮品的首发仪式,并且搭车操办‘第三届中国(武夷山)朱子文化节暨海峡两岸纪念朱熹诞辰880周年系列活动’”;在朱子文化保护发展上,4地是交流合作的,一些项目4地都是相互知情和支持的,而裴钰却可笑地使用“并不买帐”、“当仁不让”、“暗自较劲”、“闷头搞”、“蠢蠢欲动”等大量词汇来表述其对4地抢朱熹故里明争暗斗的理解和观点。

三说裴钰的片面。朱子文化是海峡西岸经济区的重要文化支撑与文化动力,对朱子文化进行深入研究、积极保护、合理地加以开发利用,对于增强海内外炎黄子孙对祖国的向心力,对于加快海峡西岸经济区文化事业及海峡西岸经济区文化与经济、政治、社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都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近年来,祖国大陆各地重振国学,复兴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方兴未艾。福建、江西、安徽、台湾等地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举办了众多的朱子学术会议。当前,对朱子文化的研究已进入一个比较全面系统的时期,海峡两岸已成立了众多朱子学术研究机构。福建各地政府对朱子文化的开发也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期,朱熹诞生地尤溪县将朱子文化的开发利用作为该县文化发展的战略重点,提出“打造朱子文化城”的发展战略,目标定位为“崇文尚学、循理明义、经贸繁荣、社会和谐”。建阳市提出将建阳建成以理学文化与生态相结合为特色的山水城市,建设具有国际品牌的以朱熹为代表的理学文化旅游中心,“朱子林”修复项目更引起海内外朱子后裔的关注。武夷山市政府提出要保护和挖掘“武夷文化”遗产,打造“朱子文化”品牌。今年,结合朱熹诞辰880周年之机,4地推出了系列纪念活动。这些活动的基本目的是为了复兴优秀传统文化、弘扬朱子文化精华。而选择在朱熹诞辰日前后,只是时机的选择,是为了便于活动的开展与推动。而裴钰却把时机的选择当做目的,片面地把这些活动都理解成“为圣人做寿”,完全忽视了这些活动对传承优秀历史文化、增加两岸文化交流、促进祖国统一大业等方面所起得的作用。依裴钰的逻辑,纪念孔子的活动如果选择在孔子诞辰期间,那统统都成“为孔子做寿”,而不是为了弘扬传统优秀文化。

四说裴钰的错误。在统计方法上,裴钰存在严重的错误。裴钰所统计的40亿“寿礼”绝大多数来源于招商引资的旅游项目的投资额,与政府真正举办活动所花的费用相距甚大。这些项目之所以冠以“朱子文化”之名,是因为各地政府在策划活动中,为了提高招商引资的成功率,充分利用朱子文化活动的平台,推出一批重大招商项目。且先不说是否有人愿意投资这些项目,就算托朱熹的福,所有的项目都招商引资成功了,那也谈不上是“为朱熹做寿”。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把裴钰统计得出的“莫须有”的40亿资金说成是政府花钱为朱熹祝寿,绝对是“欲加之罪”、“无稽之谈”。如果依裴钰的统计方法,我们所有用于解决基本生活需要的支出,都统计成为了满足身体的“享乐”支出,恐怕大家都要“被幸福”了。

五说文化的共享性、共有性与公共性。需要指出的是,很多人忽视了文化的共享性、共有性、公共性,造成对24地同打“朱熹故里”品牌的不理解,甚至认为这是在争抢名人,质疑各地为朱熹“做寿的资格”。现在祭孔成了国家级的祭祀活动,全国各地孔庙都在祭祀孔子,并没有人对各地祭孔的资格提出质疑,这是因为各地都认识儒学是公共的、共有的、共享的文化,并不怀疑自己为孔子做寿的资格。朱熹在我国南方受尊重程度可与孔子相媲美,与孔子并称为“北孔南朱”,包括日本、韩国、台湾、越南、马来西亚等国家和地区在内,都会举办一些纪念朱熹的活动,他们自己都不怀疑为朱熹“做寿的资格”,为什么国人反而要质疑24地为朱熹“做寿的资格”呢?这主要原因就是对文化的共享性、共有性和公共性的认识不足。朱子学决定了福建在全国的文化影响力和在中华文化体系中的地位,福建作为朱子理学的发祥地,每年都吸引许多海内外朱子学专家与朱子后裔前来文化考察和寻根问祖。正是基于对朱子文化的共享性、共有性与公共性的认识,尤溪、建阳、武夷山等地携起手来共同开展朱子文化的保护发展工作。可以说,包括朱熹故里在内的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谁都有资格,谁也都可以纪念朱熹。对尤溪与武夷山同时举办朱熹纪念邮票首发仪式也感到诧异的,也是对文化的公共性、共有性和共享性认识不足造成的。

六说争抢与合作。正是对朱子文化的共享性、共有性与公共性的共同认识,24地朱子文化的保护发展,并不存在裴钰所嗅到的和所表述的硝烟味。朱熹是国际性的历史伟人,近几年来,中国(包括台湾在内)、日本、韩国、越南、马来西亚、美国等国际间的朱子文化交流活动越来越多。在朱子文化的研究与开发上,24地交流越加频繁,合作越加紧密。前不久,在武夷山市召开的第三届朱子文化节开幕式上,南平市旅游局温秀美局长向与会嘉宾隆重推介包括尤溪、延平、建瓯、政和、建阳、武夷山、铅山等地在内的“朱子之路”大武夷文化旅游线路。各地的朱子文化交流与合作,由此可见一斑。毋庸讳言,24地之间也有竞争,但是是理性的竞争,比的是看谁对朱子文化保护的更好,看谁对朱子文化弘扬的更好。

七说争名与争利。24地对“朱熹故里”的竞争,表现为对朱子文化的保护和弘扬,目的当然是为了提高当地的知名度、美誉度和促进当地经济与社会的发展,直白的说,就是争名与争利。国人对以名人为资源开展争名与争利很不理解,并持抵触心理,认为这是对名人的不敬和亵渎。个人认为,通过名人来宣传和发展,是合理的,也是睿智的。关键是要用名人来为当地宣传提高美名,为当地发展谋求实利。

八说文化投资的多与少。2009年出台的《国务院支持福建建设海西经济区若干意见》指出,重点保护发展包括朱子文化在内的特色文化。且不说裴钰所说的40亿元资金做“寿礼”是不实的,就算是事实,笔者认为不一定就是坏事。当前,对朱子文化保护发展所投入的资金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朱熹一生足迹遍布海西各地,尤溪、建瓯、武夷山、延平、同安、晋江、金门、泉州、莆田、福州、建阳、铅山、星子、漳州等地都有朱熹文物遗迹。可以说,与海峡西岸经济区地域最相契合的历史伟人,唯有朱熹一人。朱子文化在台湾的各个领域留有鲜明的痕迹,朱熹是台湾民众崇拜的对象,台湾人民与朱子文化的关系源远流长、感情深厚。如今,伴随着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和海西建设浪潮,有必要加大朱子文化保护发展力度,促进两岸人民的交流合作更加密切、成效更加显著,使朱子文化在促进祖国和平统一大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最后,真诚地希望裴钰先生能到尤溪作客,增进对尤溪朱子文化研究与开发的了解。也希望全国媒体对24地的朱子文化保护发展多一些理性思考,多一些了解,多一些支持。

 

(本文在福建论坛网、百度贴吧、新浪博客网、凯迪社区网、南平房产网、中国质量新闻网、东快网、三明资讯网等发布或转载)

 

 


 

 

 

 

 

 

 

 


为博眼球,抛40亿做寿为噱头

                     姜其平

 


炒得沸沸扬扬的故里之争,正当是人们视觉疲劳之时。近日,又爆出一条新闻,给人们注入一支强心剂,再次挑起了人们敏感的视觉神经。天津历史学会理事裴钰先生在《中国经济周刊》第22期撰文《两省四地抢夺朱熹故里  40亿资本为圣人做寿》。裴先生抛出40亿的噱头,赚足了国人的眼球。短短几周,竟引得国内的数家主流媒体争相转载。40亿为圣人做寿,堪称空前绝后。该文的跟帖更是铺天盖地,其评论几乎是一边倒,对这件事口诛笔伐。一时间,把两省四地的政府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饱受各种非议和质疑。如果真是像裴先生所说的那样,为了朱圣人的大寿耗费了40亿的巨资,那确实是太不应该了,因为政府首先关注的应该是民生问题。而且据我们所知朱熹为官期间是非常清廉、节俭和关注民生的(如办社仓等),如果朱熹地下有知的话,一定会痛骂我们是不肖子孙。但文章所说的内容是事实吗?

拜读完全文,觉得这篇文章为博得眼球有混淆视听之感,作为一名历史学者应该要有严谨的治学精神和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文章当中提到的40亿元的巨资,它包括了与朱子文化有关的旅游项目建设和与朱子文化无关的旅游项目建设,以尤溪为例,该文甚至把尤溪的福建省级自然保护区九阜山开发推介项目、闽湖国家水利风景区开发推介项目和联合梯田旅游开发推介项目也囊括其中。而他把这些不能沾边旅游规划也一并计入,当然,就汇聚成一个巨大的数据泡沫。况且朱熹故居景区二期工程建设项目还没启动,而且是计划五年甚至是十年的规划。而且文章的题目把这些预算资金一股脑儿地扣在做寿的头上。存在有意误导读者的嫌疑,让读者一开始就陷入他所设计的思路。引起了读者们极大的愤慨,引起轰动效应,这就不难理解了。

先生文中的两省四地争朱熹故里,也多有不实。朱熹一生走遍福建、江西两省各地,据史料考证,学术界已认定江西婺源是朱熹祖籍地,福建尤溪是诞生地,武夷山是其主要的办学和讲学之地,建阳是其终老之地,对于开发朱子文化而言,这四地是不可或缺的,这四地称是朱熹故里,可以说是名正言顺,这何须再争。至于尤溪县致函上海辞书出版社要求09版的《辞海》“朱熹”条中加入出生于尤溪的信息,似乎也被裴先生认为行为不大光明,殊不知,朱熹诞生于尤溪,学术界对此早有定论,尤溪的这一行为正是出于对历史的尊重,对朱熹的尊重,对朱子理学这一传统文化的尊重。这何错之有?至于文中提及,尤溪和武夷山争办“朱熹诞辰880周年纪念邮票”首发式。这是裴先生对于邮票的发行常识缺乏了解,多地同时举办发行同一套邮票首发式是一种常见的发行方式。近年来两省四地以朱子文化为纽带进行了更加紧密的交流和合作,因为大家认识到争则两伤,合作才能共赢,单靠某一地做强做大是不切实际的。四地达成共识共同推动,把朱子文化的开发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实现了合作共赢。因此,文中认为两省四地擦枪走火、硝烟四起,的确名不符实。

人们被误导的另一原因是,裴先生的感情倾向极其明显,该文中多处使用了贬义之词,如:“明争暗斗”、“闷头搞”、“蠢蠢欲动”……等等。极尽其戏谑之能事。读者一开始就被诱入了他的情感倾向,读者们也被其“感化”了。裴先生是一名研究历史的学者,应该去引导人们如何开发、弘扬中国历史文化的精髓。而不是对开发、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行为破冷水,缺乏理性的思考。裴先生撰文的初衷也许是引导我们故里之争要理性,但从这篇文章看来,撰写该文不进行调查研究,跟风炒作,急于下结论,似乎不太理性。

朱熹是中国封建社会后期最著名的哲学家、思想家、教育家和文学家,他集儒家之大成,创建了博大精深的哲学思想体系,对南宋之后七百多年的中国、东亚和东南亚社会产生了极为重大的影响。他学识渊博,人格高尚,是继孔子之后,又一位对人类思想史做出巨大贡献的东方文化圣哲。朱子理学对台湾的影响也颇为深远,成为了维系两岸关系的精神纽带之一,宣扬朱子理学有利于增强、升华两岸人民的感情和促进祖国的统一,有利于增强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也有利于增强全球华人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因此,不能不说开发和弘扬朱子理学具有深远的战略意义。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旅游经济陡然升温;始于90年代世界华人寻根文化方兴未艾。做为朱熹的诞生地尤溪,有责任、有义务为开发传承好朱子文化做出应有的贡献。2009年,国务院下发了《关于加快发展旅游业的意见》中,首次指出把旅游业培育成国民经济的战略性支柱产业和人民群众更加满意的现代服务业。国发〔200924号文件《国务院关于支持福建省加快建设海峡西岸经济区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指出,整合文化资源,打造一批地域特色明显、展现海峡西岸风貌、在国内外具有影响力的文化品牌,重点保护发展闽南文化、客家文化、妈祖文化、红土地文化、船政文化、畲族文化、朱子文化等特色文化。2009年,福建省政府在《海峡西岸经济区建设》中也指出开发包括朱子理学在内的优秀传统文化。尤溪开发朱子文化战略决策,正是基于这样的历史大背景下提出并付诸实施的。可以说是,合乎民意,顺乎潮流。

多年来,尤溪县委、县政府坚持社会效益优先,大力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始终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把保护、开发朱子文化与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传播先进文化相结合,深入挖掘朱子文化的精神价值和文化内涵,通过形式多样的展示和传播,使群众增长知识、陶冶情操,为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发挥积极作用。提出“建设新型工业县,打造朱子文化城,构建和谐新农村”战略决策,绝不是一时头脑发热,而是经过长期的、科学的论证而提出并付诸实施。经过尤溪县委、县政府和尤溪人民长期不懈的努力,已初见成效,呈现出良好的态势。以打造朱子文化城为契机,对县城重新进行规划和改造,美化了县城环境,提高了市民生活环境的质量,受到市民的一致好评。尤溪县许多企业把朱子文化融入企业文化建设,全县目前有沈郎食用油有限公司、朱子文化旅行社、朱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朱子书城等一批以朱子文化命名的企业,还申请注册了以“朱子”、“朱子故里”、“文公”、“沈郎乡”等一批以朱子文化为内容的商标,提高了企业的文化内涵和知名度,显现出良好的经济效益。以朱子文化为龙头,更是积极带动了当地旅游业的发展,出现了旅游业蓬勃发展的良好势头。打朱子文化牌,抓好经济领域建设的同时,也以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为核心,积极汲取朱子传统文化中有益的、积极的思想成分,提高市民的文化素质。2003年尤溪首次被评为“全省经济发展十佳县”;2005 年首次实现第二产业增加值超过第一产业;在2006年度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评价中,尤溪排名第521位,比上年飙升了62位,在2006年度全省县域经济发展评价中,尤溪排名第13位,比上年前移39位,升幅全省最高。在经济工作领域捷报频传的同时,尤溪县的精神文明建设也取得令人可喜的丰硕成果,连续八届蝉联省级文明县城创评工作先进称号,还被评为全国文化工作先进地区、全省文化工作先进县。综上所述,可以看出 “建设新型工业县,打造朱子文化城,构建和谐新农村”这一战略决策,取得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双丰收。给这一决策的正确与否做出了最好的诠释。

近年来,确实有的地方肆意炒作一些负面的文化现象、历史人物和文艺形象,产生了不良的社会影响,违背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但对于积极宣传和倡导正确的传统文化开发的行为,应当给予积极鼓励和支持。不可否认,开发名人故里对于提高人文素质、优化城乡面貌、彰显地域魅力、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作用。开发传统文化与发展地方经济,应该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关键是如何把握二者之间最佳的契合点。不发展经济,谈何开发传承传统文化。发展地方经济,又融入地方特色传统文化,应该是较好的发展模式。在各个领域相互渗透的今天,纯粹发展某一领域,是不切实际的。名人故里之争,切不可一刀切。没有客观的、全面、理性的看待名人故里之争这一现象,既伤害当地人民群众的感情,又挫伤当地政府的创造性和积极性,是不可取的。

 

(本文在新浪博客网、网易博客网、中国质量新闻网、东快网、三明资讯网发布或转载)


 

 

 

本≠寿礼

——我看《两省四地抢夺朱熹故里  40亿资本为圣人做寿》一文

 

 


在不久之前裴钰在网络上发表了名人故里争夺战文章系列之九《两省四地争朱熹故里  40亿资本为圣人做寿》的文章,文中 “一个朱熹,四个故里,40多亿元的盘子,圣人气象真是威武、宏大。今年1022日,是理学大师朱熹诞辰880周年纪念日。朱圣人的大寿,引得两省四地——福建的尤溪县、建阳市和武夷山市,以及江西婺源市,以朱熹故里为名,各自倾注地区和省域之力,汇聚总量超过40亿元的资本项目,以作圣人寿礼。”咋一看题目“40亿元、寿礼”确实唬人,吸引眼球。但细读文章,我哑然失笑。

提起圣人-熹,全世界谁人不知,全中国无人不晓,朱子文化影响宋朝以来世世代代的炎黄子孙,上至封建皇帝的治国理念,下到平民百姓尊老爱幼的道德观;远至元、明、清三朝每个十年寒窗之子,近到现代教师的“循序渐进,熟读精思,虚心涵泳,切己体察,著紧用力,居敬持志”的教学方法。可以说如果没有朱子文化,很可能我们的思想、道德是在另一个层面上。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当今世界在政治、经济、文化三个领域已经是深度地互相渗透,互相影响,互相促进了。如今的政治家、企业家和一些文人已能熟练地运用政治、经济、文化上的一个主题,一条线索,深入挖掘,展开合理运作,进行社会主义建设,这是我们大家都认可的。但我们反对对一个现象进行片面的不科学的解读,这将会导致不明真相的群众误入歧途,造成混乱,影响社会的和谐。

一、作者手中是否握有的40亿元投资的工程项目结算书,很显然没有。因为很多项目只是个概念,就说文中提到的“作为朱熹故里,尤溪有四大旅游项目:1、朱熹故居景区二期工程建设项目,占地面积2.2万平方米,总投资1亿元;2、福建省级自然保护区九阜山开发项目,占地面积2372公顷,总投资3000万元,2004—2011年规划建设;3、闽湖国家水利风景区开发项目,项目总投资2亿元;4、联合梯田旅游开发项目,面积7000多亩,预算总投资8600万元”。这些只是个概念化的预算,况且未完成的项目和未开工的投资建设如何能作为20101022日理学大师朱熹诞辰880周年纪念日的“寿礼”?

二、开发旅游项目不好吗?随着国力的强盛,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如何满足老百姓对精神文明的更高要求?随着工业化进程的加快,生产力的提高,我们的制造业由劳动密集型逐步转变为机械化流水线的生产,如何解决剩余劳动力问题,维持社会的稳定?这些都是我们的政府迫切要解决的问题。200912月国务院下发了《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旅游业的意见》,意见指出:旅游业是战略性产业,资源消耗低,带动系数大,就业机会多,综合效益好。并要求地方各级政府要加大对旅游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各级财政要加大对旅游宣传推广、人才培训、公共服务的支持力度。这说明尤溪县政府的领导认真学习国家政策,积极响应国务院的号召,既宏扬了朱子文化又带动了尤溪县的经济建设。丰富了旅游文化内涵,让人们在休闲中学习,在学习中休闲。我县在做着一个利国利民的千秋大业。

三、文中提到的“40亿元的资本项目”,作者亦承认投入的是“资本”,那么什么是资本,新华字典的解释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公有制经济投入企业生产和经营活动的固定资金和流动资金。这说明投入的资金是被资本化而不是费用化了,也就是说投入的货币转化为能够为一方社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带来源源不断的经济利益的资源,一次投资,百年获益。这正是“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尤溪人,我目睹了三十多年特别是近几年来尤溪人民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变化。虽然说这离不开国家领导人的宏才大略,但也是尤溪县领导人精耕细作下的战略果实。2009年,福建省政府在《海峡经济区建设》中指出开发包括朱子理学在内的优秀传统文化。尤溪县委、县政府始终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把保护、开发朱子文化与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传播先进文化相结合,提出“建设新型工业县,打造朱子文化城,构建和谐新农村”的发展定位,对县城重新进行规划和改造,建设朱熹公园、大理公园。以“朱子”、“文公”命名的企业、商铺,成为朱子文化城的一道风景。2003年尤溪首次被评为“全省经济发展十佳县”;2005 年首次实现第二产业增加值超过第一产业;在2006年度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评价中,尤溪排名第521位,比上年前移了62位,在2006年度全省县域经济发展评价中,尤溪排名第13位,比上年前移39位,升幅全省最高。

 

(本文在中国质量新闻网、东快网、三明资讯网发布或转载)


两省四地共同弘扬朱子文化

——解读《朱熹故里:两省四地40亿为圣人做寿》

林可玉

 


两省四地何谈为圣人“做寿”?                          

一个朱熹,四个故里,40多亿元的盘子,圣人气象真是威武、宏大。”现在,我们来看作家裴钰的这篇文章系列之九《朱熹故里:两省四地40亿为圣人做寿》,文中“据尤溪旅游网公布的数据显示,作为朱熹故里,尤溪有四大旅游项目:1、朱熹故居景区二期工程建设项目,占地面积2.2万平方米,总投资1亿元;2、福建省级自然保护区九阜山开发项目,占地面积2372公顷,总投资3000万元,20042011年规划建设;3、闽湖国家水利风景区开发项目,项目总投资2亿元;4、联合梯田旅游开发项目,面积7000多亩,预算总投资8600万元。”裴钰对四地没有进行一番细致地调查,仅仅是通过四地的一些地方网站的浏览,就得出“四地斥资40亿为圣人作寿”的失实结论是不可取的。其中包括了许多和与朱子文化无关的旅游项目建设。

比如,尤溪九阜山、闽湖和联合梯田开发项目的预算金也计算在内。裴钰把不着边旅游规划所需用的一笔巨资算做为“朱子做寿”的寿礼,赚足了民众的眼球,扩大了个人影响力,夸大事实,给四地造成不良的影响。裴钰也将其规划预算金全部计算在了今年纪念朱熹880周年的大型庆典上了。另外,裴钰所说的“40亿”简直就是“无稽之谈”,他把四地所有预算巨资全部扣上“做寿”的帽子,这样很容易引起四地民众极大不满。

裴钰所统计的40多亿“寿礼”绝大多数来源于招商引资的旅游项目的投资额,与政府真正举办活动所花的经费相差甚大。这些项目之所以冠以“朱子文化”之名,是因为各地政府在策划活动中,为了推出一批重大招商项目,促进地方经济建设。

裴钰是作家,同时又是研究历史的学者。裴钰为了扩大个人影响力,没有事实依据,盲目撰写文章,又不负责任发表,各家媒体也疯狂转载,“朱子故里”之争炒得火热,“40亿资本为圣人做寿”给两省四地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所以,我县作为四地之一,不得不开口讨个说法。

尤溪县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源远流长的民间艺术,被称为“千年古县”、“闽中明珠”。发展尤溪成为集生态的灵山秀水、文化的“朱子之源”和经济繁荣的“闽中明珠”于一体的八闽腹地标志性城市,成为海西腹地又好又快发展“名片”,这也是尤溪人民共同的愿望。裴钰更应该去引导人们如何开发、传承、弘扬中国历史文化的精髓。以历史文化为载体推动地域经济和社会发展,这难道不是裴钰先生愿意看到的吗?对历史遗产的发掘如果能实现文化与经济的双赢,也未尝不可呢?

两省四地共享“朱子文化”,何错之有?

文化的多元性,共有性、延续性,共享性造成对两省四地为了弘扬传统文化,共同打起“朱熹故里”的品牌,共同传承发扬中国古老的儒家传统文化,这需要大家共同来维护,建设有地方特色的“朱子文化城”。何错之有?

朱熹故里尤溪、婺源、武夷山、建阳四地携手来开展朱子文化的保护、传承、发扬工作是很必要的。可以说,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哪个国家也都可以纪念朱熹、敬仰朱熹、膜拜朱熹。可裴钰在文中对四地使用了“并不买帐”、“当仁不让”、“暗自较劲”、“闷头搞”、“蠢蠢欲动”等大量晦涩的贬义词汇来形容四地抢夺“朱熹故里”明争暗斗、唇枪舌战、思想交锋的偏见意识,显然是误导了读者。

目前,尤溪经费相当欠缺,尤溪各项宣传都要经费,有限的县财投入需求宏大的打造朱子文化城的事业,的确是杯水车薪。尤溪宣扬朱熹、弘扬朱子文化,展现朱子故里的新形象,这对于尤溪主动融入海峡西岸经济区、实现尤溪加快崛起将发挥重大作用,是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

尤溪人充分认识到了朱子文化价值,他们以朱子文化的研究和开发为载体,开展了一定的工作。尤溪县在打造朱子文化城工作中,以朱子文化的研究和开发为载体,围绕“理念、商机、旅游、品位”四个关键词,致力于打基础,求发展,树品牌,创特色,努力构建“崇文重教,循理明义,经贸繁劳,社会和谐”的朱子文化城。

作为“千年古县”尤溪,有着“闽中明珠”美誉,朱子文化旅游宣传推广,让更多的人了解尤溪,四地有义务让朱子文化走向世界。在朱子文化保护发展上,四地从来是交流合作的,一些项目四地也是相互支持,共同发展,共同进步的。

 

(本文在百度“财富海西”、“西岸商道”、曼儿夜话博客、中国质量新闻网、东快网、三明资讯网发布或转载)

 


 

版权所有:尤溪县人民政府 主办:尤溪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尤溪县数字尤溪建设办公室 地址:尤溪县城关镇建设东街66号楼
邮编:365100 电话:0598-6323016 站长统计|今日IP[108]|今日PV[287]| 昨日IP[964]|昨日PV[3558]|当前在线[31]
闽ICP备05010185号 技术支持:世纪之村

闽公网安备 350426020000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