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政府 市政府 人大   手机门户 | RSS订阅 | 站点地图 |

南溪文苑

当前位置:首页>朱子文化>南溪文苑

《朱子文化研究》第八期

来自:朱子文化研究会 编辑: 点击:3733 时间:2012-04-18 15:20

 

 

朱子文化研究

                   第八期      

 

 

尤溪县朱子文化研究会                  20101119

 

 

 

 

浅谈朱熹地理哲学思想的和谐观

 

吴初

 


朱熹作为传统儒学的集大成者,毕生倾心全面系统的梳理总结和创新了中国系列哲学思想文化,也必然对易学地理风水有其综合创造发挥及独特之见解。在中国古代,无论儒、释、道或宋明理学,均有一个基本观念,即天人合一,强调自然万物本为一体,兼天地,参万物,肯定人与自然之间必然与微妙的关系,确定人不仅应当尊重自然,顺乎自然,且认为人类与自然万物应是一个统一有机体。自然环境,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空间,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人类生存、生产与生活,人类又是地球自然生态系统的一部分,通过山水等能量和气场与自然环境系统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人类的一切行为都直接或间接地受到生态气场的支配和环境要素的制约。鉴此,作为本体的自然环境的和谐、协调就是个重大的课题。这人与自然的关系,古人以地理风水作为界定命名且加以探索研究。朱熹作为致广大,尽精微,综罗百代的哲学家,思想家,他的自然哲学有根有源,有流有分,堪舆哲学的自然和谐正是他探赜索隐精心体悟的结晶。

 

、朱熹阴宅风水的自然和谐思想

 

    朱熹继绝学,詔道统,确立以儒学为中心,构筑起人们赖以安生立命的精神文化家园,建立起以理学为基石、核心的文化精神大厦,在堪舆风水方面,为世人留下了无数文辞墨宝经典著作。这里让我们品读《山陵议状》就能清楚的看到朱熹自然和谐天人合一的风水哲学思想。

    宋孝宗死后,朱熹被刚即位的皇帝赵扩召请入都,作为帝王师入侍经筵四十六日。他在朝供职的第一件事就是向皇帝上了《山陵议状》,曰:……臣闻之,葬之为言藏也,所以藏其祖考遗体也,以子孙而藏其祖考之遗体,则必致其谨重诚敬之心,以为安固久远之计,使其形体全而神灵得安,则其子孙盛而祭祀不绝,此自然之理也。是以古人之葬必择其地而卜筮以决之,不吉则更择而再卜焉。近世以来,卜筮之法虽废,而择地之说犹存。士庶稍有事力之家,欲葬其先者,无不广招术士,博访名山,参互比较,择其善之尤者,然后用之。其或择之不精,地之不吉,则必有水泉蝼蚁地风之属以贼其内,使其形神不安而子孙亦有死亡绝灭之忧,甚可畏也。……凡择地者,必先论其主势之强弱,风气之聚散,水土之深浅,穴道之偏正,力量之全否,然后可以较其地之美恶……

    欲望圣明深察此理,……但取通晓地理之人,参互考较,择一最吉之处,以奉寿皇神灵之安。虽已迫近七月之期,然事大体重,不容苟简,惟陛下采而用之,庶几有以少慰天下臣子之心,用为国家祈天永命之助……(《朱文公文集》卷第十五)

    朱熹所上的《山陵议状》情真意切,力透纸背,囊括并切中堪舆风水学的实质内涵。《状》中要旨为力谏新皇广招术士,博访名山,参互比较,择其善之尤者,然后用之。何谓善之尤者,即大自然中先天造就的龙、穴、砂、水、口诸要素搭配最上乘的格局,使玄武、朱雀、青龙、白虎、明堂、水口处处有情,相互协调和诣。这样使其形体全而神灵得安,则其子孙盛而祭祀不绝,实现安固久远之计其或择之不精,地之不吉,则必有水泉蝼蚁地风之属以贼其内,使其形神不安而子孙亦有死亡绝灭之忧,甚可畏也。所谓不吉之地,或山水无归,或四兽错乱,或天门闭塞,或地户无拦,或明堂不整,诸般只要出现其中一项,即造成环境失调,用后必凶。这样朱熹从正反两面力劝新皇,务必寻找山水自然和谐的宝地来藏其祖考遗体。

品读《山陵议状》,突显朱熹对儒家袭传的堪舆风水不仅笃信,而且有独到精辟的灼见,对风水从自然和谐——整体感知——价值取向——择地辨析——环境美恶等,从自然哲学的高度阐释了堪舆风水天人合一的精髓。

 

二、朱熹阳宅风水的自然和谐思想

 

朱熹对堪舆学中的阴宅风水如此彻悟根植于天人合一,自然和谐,即人与自然同一性。作为一个综罗百代,百科全书式标志性人物的朱熹,对风水的阴(坟)阳(宅)两者皆具有独特见解,且具有典型的理学特征。下面让我们回眸朱熹阳宅风水的足迹:

<一>             精选的武夷五曲”——武夷精舍

  作为文化形态之一的艺术,作为艺术之一的风水,其核心内质即天人合一。要达到天人合一,首先要选好能实现天人合一的自然和谐的形局,朱熹归结为山必来,水必回,……砂必绕……神杀必藏没,是为山水交汇大融,结成就之所(朱子全书第463-465页)。堪舆学认为,自然环境中最佳最完美的风水模式是:造福之本的应集美和力量于一体,应曲折起伏、仪态万方、生动传神、富有生气,龙虎砂呈正体,均宜出于穴山两旁,左右对称,和谐有情,齐来拱抱等。朱熹经过刻意寻觅,于乾道五年(公元1169年)乘舟经过武夷九曲溪大隐屏下之第五曲,发现此地乃最佳风水模式。于是,淳熙十年(公元1183),即朱熹提举浙东南归之后,就开始在五曲之畔营建私家书院——武夷精舍,作为授徒讲学的重要场所。凡到过此地者,皆由然而生赞叹:其美轮美奂的武夷书院无异于人间仙境,天人合一的标本!

    <二>   六十二岁后的定居之所——考亭

朱熹在崇安五夫里居住了近四十年,直至六十二岁花甲之年还迁居建阳考亭,其迁居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为了实现其父生前未能完成的愿望,这是主要的。朱熹的父亲一面为官,一面对风水也是独具匠心的,早就慧眼独识考亭的风水溪山清邃,自然和谐,山清水秀,得天独厚。胜似世外桃源。值此,诸方条件成熟朱熹便举家迁居考亭作为终老之地。

    <三>   相中而未遂的云谷山

    堪舆风水的核心价值是天人合一,其自然环境首决是自然和谐。云谷山被朱熹相中,正是因之群山上蟠,中阜下踞,内宽外密,自为一区。虽当晴昼,白云坌入,则咫尺不可辩,眩忽变化,则有廓然莫知其所如往(《朱熹集》卷七十八)。

一物一太极,此地独特的自然环境自成一个完美的太极——自然和谐。可想而知,从穴地环顾四周,只见群山环绕,层层高起,你依我拥,诸峰争奇,可谓罗城四围无空缺,水口关拦不动风。若俯瞰环视,只见众泉归聚,悠悠扬扬环绕穴地,形成阴阳交媾之格局,使该地生机倍增。在该地,即使艳阳丽日,一派云山雾海,如丝如绸轻飘缭绕。真是天造地设,俨然仙境,自然和谐的典范,是天人合一的写照。人居住期间,必定心旷神怡,地灵人杰。何谓风水宝地?朱熹慧眼所选的自然杰作云谷山即是,只可惜的是,后来无法如愿,未遂。

  <四>  改造调理自然物件使之和谐,达到天人合一

  朱熹彻悟,只有当自然环境协调了才能达到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以至地灵人杰。他亲自选定的武夷精舍考亭云谷山,夫妻终老之地大林谷(风飘罗带,龙归后塘)个个都是山清水秀,天造地设自然和谐天人合一的杰作,然而大自然中并非处处皆然,对缺乏协调的先天风水,朱熹用后天人工补之,使之和谐协调,达到天人合一。如:

    (1)朱熹从青年时代就热衷于觅龙”“观水活动。朱熹任同安主簿时,替石家祖祠进行改造,朱曰:余至其地,观其旧制,甚不当意。……爰到室访之,见其祖祠轩豁,龙脉甚佳,于作法不甚合,略改正之。《泉州同安鹤甫祖祠堂记》所谓观其旧制,甚不当意……略改正之  即原架构地址的进出,房屋的高低,横向的大小,上下层次的搭配与该地的自然环境欠协调,失去了和谐自然,致使龙脉甚佳的宝地失去天人合一的灵效,略改正之,使其顺其自然,此余之作法也

    (2)朱熹在泉州一带关涉风水地理之事,数见于方志文献,其文公堤朱子为同安主簿,筑堤以补龙脉”。这一举措,既起防洪消灾慧民作用,又使得城与江之于四周的山峦展现一幅生动和谐的自然山水画,使得泉州人才辈出。

(3)800年前的朱熹,在同安上任,曾到泉州同南两县的交界处考察,发现交界处呈现个剪刀式缺口,成为东北风进入同安的风口。因此,巷东镇一带,自古就有沙溪七里口,无风沙自走的民谚。朱熹于是在小盈岭建造了一座石坊以补岭缺,亲笔题名同民安坊意为安斯民与无既。同时还在坊后栽种三棵榕树,以抵御风沙。此后结束了种地瓜不伸藤,种花生不饱仁,种水稻少收成的贫穷状况。地理风水讲求的准则即自然和谐,藏风聚气,若大个缺口,造成自然失衡,出现无风沙自走的自然灾害,此局下的天人合一非但不出吉祥,反而出凶灾来。朱熹深悟自然和谐则吉,自然失缺则凶的精髓。以不变应万变的智慧为人解灾纳祥。遍观贫穷与出灾祸人家的阴阳宅所,无不是自然环境失衡所致。

 

三、朱熹地理风水和谐思想的光辉之笔——宏论北京自然风水

 

    冀都是天地中间,好个风水!山脉从云中发来,云中正高脊处。自脊以西之水,则西流入与龙门河西;自脊以东之水,则东流入于海。前面一条黄河环绕,右畔是华山耸立,为虎。自华山来至中为嵩山,是为前案。遂过去为泰山,耸于左,是为龙。淮山诸山是第二重案。江南诸山及五岭,又为第三四重案(《语类》卷二,第二十九页)。

    朱熹认为地理最难理会,然在800多年前(明清建都之前),朱熹借助当时的地图观察我国各地的自然环境,他慧眼独识纵观天下,从宏观上描述了北京乃山川灵气大聚,且是自然和谐,天人合一的宝地,是天地之间好个“风水”。足见他高瞻远瞩,且有先见之明。北京位于华北平原与西北蒙古高原、东北松辽平原之间。且龙祖发于昆仑山,绵延数千里,奔腾勇跃,直至燕山,再潜入平洋,停驻于北京。燕山山脉太行山脉、渤海海湾则成天然屏障,其势内跨中原,外控朔漠,扼据庸以制胜,拥燕云以驭夏。北京的风水可谓来龙悠远、雄健、生机活泼,其形与势堪称一绝;其水口更是独占鳌头:渤海作内口,之外又有山东半岛和辽东半岛交互为捍门,捍门之外再有朝鲜半岛拱扶,最后更有日本岛关镇,真可谓千里来龙,万里水口。以华北平原为明堂,坦荡恢弘,万马平川。明堂之外又有弯环浩荡黄河抱拥,黄河之外更有层层叠案:嵩山为第一案山,淮山诸山是第二重案山,更有江南诸山及五岭,又为第三四重案山。左右龙虎酷似威雄将军踞镇,耸于左边的泰山为龙,立于右畔的华山为虎,可谓龙盘虎踞,威严无比。这样统观全局:龙、穴、砂、水(黄河)、案、口诸般风水要素构成了一幅气势非凡的自然和谐图,无怪乎元、明、清及新中国都把首都设在北京。

踏着朱熹自然哲学的足迹,可知他的权威以及成就,是以自己的学术实践,为后人树立了格物致知的学术风格,以实事求是精神提倡一种健康向上的思维方式,在堪舆风水上不仅有微观的,更有宏观的,不论是自家的,还是他人的,透过系列的事例,无不突出自然环境的和谐观,无不传达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

作者简介:吴初,男,福建省尤溪县人,中学退休教师。主要研究方向:中国传统思想文化宝典——《周易》


 

 

“朱熹家训”的现代教育意义

田新彭

 


朱熹家训是朱子思想的缩影,集中体现了程朱理学为人处世的基本原则。朱熹家训倡导家庭和睦、重视人际和谐、推崇道德修身,时至今日,仍具有很强的教育意义。

家训是家族经验规范化、系统化的产物,是传统宗法社会家长教育子孙后代、规范家人行为、处理家庭事务的言行准则,是传承家族文化的特殊载体,体现了一个家族核心的人生观、价值观。朱熹家训寥寥数百字,字字珠玑、意味深远,高屋建瓴地论述了中国人为人处世的根本原则,集中体现了程朱理学修身、养性、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道德追求,融艺术美感和教育意义于一体,是中国古代家训中的精品。

朱熹家训诞生于南宋中期,当时国内赋税沉重,百姓怨声载道,外遭金、蒙两国侵略,民族危机空前,加之儒道衰微,礼崩乐坏,世人道德沦丧,整个社会动荡不安。为增强家庭、社会凝聚力,稳定国家秩序,拯救黎民百姓,朱熹以弘扬理学为己任,试图重整伦理纲常、道德规范,重建中国人的精神家园。在此背景之下,朱熹家训随之成文。朱熹家训使用骈体文的表达方式,讲究对仗、韵律和谐,全文516字,包含三个层次的内容:

1、倡导家庭和睦。“父之所贵者,慈也。子之所贵者,孝也。兄之所贵者,友也。弟之所贵者,恭也。夫之所贵者,和也。妇之所贵者,柔也。”朱熹从“慈、孝、友、恭、和、柔”等方面论述了父子、兄弟、夫妻之间的伦理道德关系,指出每个人在家庭中的角色地位和道德责任,以此构建了彼此关怀、相亲相爱的理想家庭生活;

2、重视人际和谐。“事师长贵乎礼也,交朋友贵乎信也。见老者,敬之;见幼者,爱之。”“慎勿谈人之短,切莫矜己之长。仇者以义解之,怨者以直报之,随遇而安之。人有小过,含容而忍之;人有大过,以理而谕之。”朱熹强调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友爱,要求大家尊老爱幼、以诚待人,学会宽容、忍耐,做到以德报怨、以理服人,从而形成互敬互爱、团结和睦的良好社会关系;

3、推崇道德修身。“有德者,年虽下于我,我必尊之;不肖者,年虽高于我,我必远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处世无私仇,治家无私法。勿损人而利己,勿妒贤而嫉能。勿称忿而报横逆,勿非礼而害物命。见不义之财勿取,遇合理之事则从。”“诗书不可不读,礼义不可不知。子孙不可不教,僮仆不可不恤。斯文不可不敬,患难不可不扶。”朱熹认为德行是做人的根本,重视道德修身应如“衣服之于身体,饮食之于口腹,不可一日无也,不可不慎哉!”他强调,一个有德行的人,是一位严于律己、宽于待人的能人,是一个重情重义、扶危济困的善者,是一位胸怀宽广、温文尔雅的智士,是一位求贤若渴、刚正不阿的君子。他希望通过言传身教,推行道德教化,重塑社会的道德风尚,重建世人的精神家园。

时至今日,朱熹家训闪耀的道德光辉和人性光芒,对今天的中国人仍有很强的教育意义。

家庭是每个人人生的起点,是我们心灵的归宿,上至社会名流,下至黎民百姓,拥有一个温馨和睦的家庭,是任何人事业成功和人生幸福的保障。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社会是由个体家庭组成的整体,个体家庭的稳定是社会整体和谐的基础。因此,营造一个温馨的家庭,创造和睦的家庭生活,成为人类亘古不变的追求目标。

800多年前,朱熹家训就准确把握了社会稳定的基础性要素——家庭,通过赋予家庭成员的社会角色,明确家庭成员相应的社会责任,争取实现家庭的美满和谐,促进社会的长治久安。800多年后的今天,世人的家庭意识却日趋淡漠。整个社会物欲横流,拜金主义盛行,世人争名逐利,为追求舒适的生活,很多人无视家庭的责任和义务,整个社会的离婚率居高不下,破坏家庭的“小三”甚至成为2009年度的时髦话语。这些现象给我们一再敲响警钟,家庭意识淡漠已经逐渐成为一种社会问题,家庭意识淡漠所带来的负面作用将影响社会的稳定,并制约社会的发展,因此,弘扬传统文化中的家庭意识,强化社会成员的家庭责任显得尤为重要。对于今天的中国人而言,朱熹家训仍具有很强的教育意义,它有利于强化我们的家庭意识,有利于明确我们的家庭责任。

人类社会是人与人组成的整体,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社会分工日益细化,人与人之间形成纷繁复杂的社会关系,处理这些社会关系是实现社会和谐的必然要求。朱熹家训总结了程朱理学为人处世的基本原则,列举与人交往的注意事项,为解决人与人之间的社会纠纷,化解社会矛盾提供了借鉴。在朱熹家训中,朱子教育我们要尊老爱幼,重诚信、讲道理,学会宽容和忍耐,这些都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当今中国人所欠缺的优良品质。今天,当你走在中国一条普通的大街上,你就有可能看到有人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得不可开交;当你坐上一辆公交车,你就有可能遭遇一些人为争抢座位打得头破血流;当你打开电视或登录网络,政府取缔的假冒伪劣商品会扑面而来。总之,整个社会充斥着浮躁、焦虑的气息,人与人之间缺乏基本的诚信和友爱,此时,朱熹家训中处理人际关系的基本原则显得弥足珍贵,这些原则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华,继承和发扬这些优良品质,有助于解决当今中国的社会弊病,能够促进良好社会风气的形成。

一个民族需要自己的精神和信仰,上下五千年,中华文明之所以源远流长,源于以儒家文化为代表的精神内核。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历经百年沧桑之后,中华民族走入崭新的时代,2008年奥运会的成功举办,向世界宣告东方雄狮的觉醒,中华民族走上了民族复兴的道路。一个民族的复兴,应是经济、政治、文化的全面更新,是民族文明的整体升华。当前,我国的综合国力大大增强,2010年国家经济总量将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中国的经济建设取得举世瞩目成就。但是,当今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仍相对贫乏,国民素质还有待提高,社会整体道德意识不强。具体而言,今天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中,传统的儒、道、佛思想,西方的民主共和思想,马克思主义经典教义等思想交互作用,缺乏一个真正的精神内核。

历史就像一面镜子。国人精神世界的贫乏,世人道德的沦丧,对此,800年前的南宋王朝与800年后的新中国颇为相似。当时,为挽救民族的危亡,朱熹以弘扬理学为己任,试图重整伦理纲常、道德规范,朱熹家训就是他毕生奋斗的缩影。最终,朱子以超人的胆识和卓越的智慧,整合了传统的儒家经典教义和新式思潮,使程朱理学发扬光大,成为元、明、清几个朝代中国人的精神内核。今天,中华民族重新走上的复兴之路,时代呼唤朱熹式的历史人物的出现,再次重塑中国人的精神家园。因此,今天的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应该保持开放的眼光和包容的心态,努力学习、整合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和西方先进的思想,用朱熹式的探索精神完成重塑中国人精神的历史使命。

综上所述,朱熹家训是一篇不可多得的文学精品,更是一篇流芳百世的道德檄文,它是一代理学大师朱熹深邃思想的体现,表达了中国人对人性真、善、美的不懈追求。因此,朱熹家训超越了时空的限制,时至今日,仍具有很强的教育意义。作为炎黄子孙、龙的传人,我们有必要认真学习朱熹家训,管中窥豹,从中领略朱子理学的博大精深,感受中华五千年文化的灿烂辉煌,并努力为弘扬中华民族的精神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朱熹手迹 “四个之本” 板联发现始末

——访尤溪县博物馆原馆长、文博副研究员王祥堆同志

 

 


朱熹手迹 “四个之本” 板联于1982年在尤溪县发现,现存于尤溪县博物馆,内容为“读书起家之本,循理保家之本,和顺齐家之本,勤俭治家之本。每块板联长1.96,宽0.35,阴刻,落款:“晦翁”,字体有颜体风骨。据考证为朱熹中晚年所写。遗憾的是,其中首联“读书起家之本”已于“文革”中遗失,现存为仿制品。日前,我们就其发现始末及首联的仿制情况,走访了当年参加文物普查的县博物馆原馆长、文管办主任、文博副研究员王祥堆同志。

据王祥堆回忆,1982年初,根据省、市文管会通知精神,尤溪县对全地区的文物进行全面普查,他当时就担任文管办主任兼全县文物普查小组组长。当年51日,他和队员一行三人去梅仙乡普查,在梅营村村部左侧宿舍前发现了一块长2.2,宽1.2的清光绪七年《种树禁约》石碑,正喜出忘外地记录着石碑内容时,接到城关业余文物保护员梁新海的电话,说在城关建设西街郑大育老人家中发现朱熹手迹板联。

老王一行匆忙回到县城,立即拜访了郑大育老先生。当年郑大育先生已近90高龄,他身穿中山装,蓄长须,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镜,显得精神矍铄。当老王说明来意后,郑先生便不做声了。老王提出希望看看板联,但他始终没有答应。与郑大育先生告别后,王祥堆赶紧就此事向文化局领导作了详细的汇报。

第二天,冒着风雨,王祥堆同文化局分管文物副局长罗其儒再次到郑大育家,一同去的还有梁新海和文化馆退休干部余雅锦。郑大育说:“板联不在这里,被我藏在老家了。”

郑大育先生领着老王等人,到其后山祖屋去看板联。穿过悬挂着“海纳百川”的祖屋大厅,走进潮湿的里屋。一位年轻小伙子拿来楼梯搭在阁楼上,弓着身爬进阁楼里,从稻草堆里依次递下了三块板联:第一块是“和顺齐家之本”;第二块是“勤俭治家之本”;第三块是“循理保家之本”。 只见这三块板联油漆闪亮,雕刻精美,字迹清晰,笔力苍劲,无疑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

老王他们纳闷着怎么只有三块时,郑大育先生告诉他们,祖上传下来的板联已有几百年了,可惜“读书起家之本”一块在文革中被毁了。最后,老先生表示,自己已近90高龄,保管这些文物十分不易,愿把文物赠送给国家,由国家收藏保管更好更安全。在征得家人同意后,郑大育先生于当天上午10时许,正式把文物捐赠给国家。

一个多月后的重阳节,王祥堆馆长在博物馆工作室整理墓葬出土文物时,郑大育先生的孙子急匆匆找到他,要求拿回三块板联。问及原因得知,社会上许多人都议论纷纷,说是朱熹亲笔板联卖到香港很值钱,又指名道姓地说捐赠者没脑子,郑大育先生听到传言,便有了要索取回板联的想法。老王知道来意后,与他促膝交谈,详细地向他宣传文物法规,特别强调指出,流散在民间的文物也属于国家所有。经过耐心细致地解释,郑老先生的孙子也认可了捐赠行为。第二天,郑大育先生和王馆长到公证处进行了公证(公证书现存)。为了表彰郑大育先生的捐赠行为,福建广播电台、《三明日报》、尤溪电台都作了报道,同时县文化部门也颁发了奖状,给予一定的物质奖励,并在他家门口合影留念。

为了让朱熹的“四个之本”板联齐全完整,尤溪县决定仿制一块“读书起家之本”的板联。经书法爱好者、县电影院美工设计师蔡永超等推荐,文化局领导同意,王祥堆和余雅锦一同前往,请尤溪县供销合作社供销科干部陶代翔来书写“读书起家之本”这几个字。陶代翔接受任务后,朝夕研磨,认真研究朱熹的笔墨,临摹朱熹手迹。从当年八月初到中秋节,陶代翔共写了二百多幅,并从中挑选出一部分张挂在办公室走廊上,请来书法爱好者和专家进行评定。大家先嶙选五幅,再由相关领导从这五幅中确定一幅制作成拓片。最后,由正在修复文庙的雕塑工匠胡玉笙制作雕刻“读书起家之本”这块板联。

至此,朱熹手迹“四个之本”才完整地悬挂在县博物馆朱熹展览大厅。


 

简讯:

尤溪县文化遗产保护成果图片

在北京故宫展出

郑建光

 


尤溪县于今年6月份被联合国地名专家组中国分部授予“千年古县”称号,这是从全国800多个建制千年以上的县里,评出县名延续使用不变,且文化积淀深厚的100个县之一。目前已经评定五十多个县,我县是福建省首个通过评定的“千年古县”。

应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和中国地名研究所之邀,我县与其它已通过评定的“千年古县”,于92128日在北京故宫举办“中国千年古县文化遗产精品图片展”。根据展会的要求,我县设计了两个展板,共展出图片16幅。

展出主题:千年古县——福建尤溪。

展览的主题思想为我县在朱子文化、民居文化、墓葬文化等方面的保护成果。以下是展板的文字内容——

尤溪县位于八闽大地中心,于唐开元二十九年(741年)置县,因境内主要古河流尤溪河而得名。早在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活动,出土了大量文物。

南宋著名理学家朱熹在尤溪诞生之后,文风蔚起,比屋弦歌,呈现出科甲连芳、簪缨蝉联的景象,素有闽中明珠、海滨邹鲁之美誉。迨至宋末,三明地区共出了518名进士,尤溪有126名,约占总数的四分之一,可谓人文辉耀。朱熹去世后,尤溪乡贤重修了朱熹故居,宋理宗御制“南溪书院”匾予以彰扬。如今,南溪书院内朱熹童年时手植的双樟,依然蓊蓊郁郁。

朱子文化数百年来浸润着尤溪这块土地,中国历史文化名村桂峰,只是个数百人口的小山村,仅明清两代就有3人荣登进士榜、12人中举,秀才多达412人。现存古民居39座,体现了闽南文化与中原文化交融的特征。建于乾隆年间的厚丰村郑氏大厝——玉井坊,是闽中建筑的典范,国家文物局正在对其进行国保单位鉴定,精湛的建筑艺术令专家们赞不绝口。卢家大院为军阀卢兴明的宅第,是府邸与兵营相结合的产物,独具特色。另外,公馆峡民居、坪寨村大福圳、西华村聚奎堡等民居风格各异,具有亦儒、亦官、亦商和防卫型的文化内涵。遍布全县的古民居,展示了尤溪县民间传统文化的风貌。

尤溪县宋代壁画墓,从数量和艺术上都堪称“福建之最,南方少有”,是县域历史文化的又一个亮点。已发掘的18座宋代壁画墓,大多分布于造就尤溪历史与文化的母亲河——尤溪河及其支流青印溪两岸。壁画墓形制有前后室券顶、并列双室券顶、单室券顶和平顶等结构;壁画以人物、四灵、建筑和十二生肖图等为题材。壁画墓还出土大量陶、瓷、金属及石质器物,其中绿釉盖罐的发现在福建尚属首例。尤溪县壁画墓被考古专家誉为“中国南方地下敦煌”,是宋代社会生活、民俗风情的实物见证。

尤溪风光旖旎,福建省摄影基地——联合万亩梯田和中仙千年古银杏林,以自然纯朴之美向世人展示千年古县的无穷魅力。如今,尤溪42万人民迈着时代的步伐,积极投身到海峡西岸经济区建设之中,为历史创造新的辉煌。

尤溪县朱子文化研究会负责此次进京展览工作,在县有关领导的关心和支持,得到文博、摄影、平面设计等方面专业人员的积极配合,我们有理由相信,尤溪的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一定能够取得更大的成绩。


 

尤溪古建筑故事连载:

 

恢宏巨构  堪比土楼

邱宗植


尤溪古民居极有特色,台溪苏京村的光裕堂便是具有代表性的建筑之一。光裕堂占地七亩,三堂六栋,四周围墙环绕,是名副其实的大院。大院门前,乳白色的石匾上镌刻着“宽厚流风”四个遒劲有力的金色大字,传说是一名知府大人的手迹。院内许多青色的垫柱石墩,精雕细刻,花木争春;风雅的客厅两侧,十几幅不知出自哪位名家之手的人物壁画,形态各异,栩栩如生;光滑油亮的石灰地板,被磨砺得宛若一块块古香古色的大铜镜。光裕堂庞大精巧的建筑,在古老的闽中乡村鹤立鸡群。大院的恢宏巨构,十九世纪中期,曾被许多乡村富豪仿造。如台溪乡盖竹村的茂荆堂,其结构与光裕堂一模一样。光裕堂建于清代道光年间,其时山乡盗匪活动猖獗。邱氏兆庆廿一代世孙长厚,为防匪患创建光裕堂,工程历经四年,于咸丰三年全部竣工。大院虽经160余年风雨沧桑,迄今仍保存完好。就光裕堂建筑特色而言,与已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闽西土楼有异曲同工之妙。

光裕堂房屋88间,大院正堂背面有一块两亩地左右的后园,园中种有瑞香与牡丹,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儿的花草及树木。到了春天,园里蜂蝶飞舞,鸟语花香。大院傍山而建,从大门入,须登35级台阶方到客厅。厅前两根粗大的屋柱上,贴着邱氏先祖为光裕堂创作的对联:“光前集百福,裕后庆千祥”。厅堂的横梁上,悬挂着某知县“作述成家”手迹的流金溢彩的匾子。从远处眺望,光裕堂犹如一把巨大的交椅,稳靠于大山。故当年的风水师把光裕堂定穴为“金交玉椅”。

光裕堂围墙高6米,厚2.4米,傍山沿坡而筑,气势恢宏。墙内从不同角度设有许多土铳射击孔与小窗口,以防盗寇攻击。紧附墙体的左上方,建有一座瞭望台。在瞭望台上,大院内外的动静一览无余。迈进光裕堂的巨大铁门,映入眼睑的便是刻有“选魁”二字的大匾。有资料记载,该匾乃光绪二年朝廷命官勇巴图鲁赠赐,其因是当年光裕堂有邱河澄等5名武生考取了功名。大院的楼厅内有一把柄径七厘米重量120斤的铁铸大刀。那刀便是光裕堂武士们的习武器械,可惜1958年大跃进时被收购炼了钢铁。光裕有武士更有文人,现代旅美华人高能物理学家池钟赢先生便是光裕堂后裔邱光镜的学生。

光绪六年,邱氏家族在距光裕堂仅百米之遥的东南方,又建一座类似光裕堂建筑格局的“瑞庆堂”。两座大院,在苍松翠竹下的村落,成了一道迷人的风景。


 

 

版权所有:尤溪县人民政府 主办:尤溪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尤溪县数字尤溪建设办公室 地址:尤溪县城关镇建设东街66号楼
邮编:365100 电话:0598-6323016 站长统计|今日IP[108]|今日PV[287]| 昨日IP[964]|昨日PV[3558]|当前在线[31]
闽ICP备05010185号 技术支持:世纪之村

闽公网安备 350426020000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