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政府 市政府 人大   手机门户 | RSS订阅 | 站点地图 |

南溪文苑

当前位置:首页>朱子文化>南溪文苑

《朱子文化研究》第二期

来自:朱子文化研究会 编辑: 点击:1182 时间:2012-04-18 11:29

 

 

朱子文化研究

第二期

 

 

尤溪县朱子文化研究会            2010324

 

《朱子文化研究》为尤溪县朱子文化研究会会刊。以刊发本会会员、本县热心朱子文化研究人员和外地学者的论文为主,旨在为朱子文化研究提供一个交流平台。同时,发布国内外朱子文化研究和活动的最新动态,本县朱子文化研究简讯。

欢迎各界人士赐稿,投稿邮箱:yxmxy2006@163.com

 

 

 

南溪书院与明尤溪刻本《南溪书院志》

  

 


南溪书院座落在福建尤溪县城关水南公山之麓,毓秀峰下,背山面溪,景色秀美。原为邑人郑安道故宅,人称“南溪别墅”。郑氏乃朱松挚友,北宋末宣和五年(1123),朱熹之父朱松任尤溪县尉,郑氏将此宅借给宦游的朱松居住,以安顿其一家老少。建炎四年(1130)九月十五日,朱熹在此诞生。朱熹幼年读书之所,当地人认为,就在其寓所。此地既是朱松家人馆寓之地,“亦是朱熹幼年读书的地方”。“朱熹问天”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这个故事是说朱熹幼年时就对自然的事物有强烈的好奇心,并努力加以思考。有一天,他父亲指着天对他说:“这是天。”朱熹问道:“天之上有何物?”这一问,令朱松为之惊异不已。朱熹后来曾自述说:某自五六岁,便烦恼道:天地四边之外,是什么物事?……其时思量得几乎成病。就是这个令他幼年时思量得“几乎成病”的“天”之“理”,后来成了朱熹一生为之追寻和探究的重要哲学命题。

约在“朱熹问天”的一百年之后,也就是南宋理宗时期,朱子理学得到褒扬,邑人为纪念朱氏父子,在此建南溪书院以祭祀之。书院始建于南宋嘉熙元年(1237),县令李修在郑氏故宅“作屋三楹,中设二先生祠”,两侧分别为景行斋和传心斋。淳祐五年(1245),施偾增建讲堂于祠堂之右,名为会文堂。德祐元年(1275),宋恭帝御赐“南溪书院”额。

元至正元年(1341),佥事赵承禧以朱氏父子同祀一祠,于礼不合,遂命县人分建两祠,即文公祠和韦斋祠。

明正统十三年(1448),书院毁于沙县邓茂七农民起义军的战火之中。景泰二年(1450),官府重修书院。明代宗亲颁朱熹像赞:“德盛仁熟,理明义精;布诸方策,启我后人。”弘治十一年(1498),知县方溥又加扩建。新建堂三间,中祀文公像,左右为两廊,前为厅事,官司展谒驻劄之所,东西为斋宿房。再前为半亩方塘,塘上构亭,通以石桥。临街为华表山门,门额为“闽中尼山”四大字。大门东为“毓秀坊”,西为“观书第”。正德五年,知县诸宏济增修堂舍,别立一室曰“韦斋”,并立天光云影亭于韦斋之外。

清康熙五十五年(1717)正月,福建巡抚陈瑸视察闽北,由浦城经由建阳、建瓯和尤溪。四月,上《題修建阳县朱子祠疏》:“臣赴任时至建阳县,有考亭书院,为先贤朱子晚年卜居故址;城外朱子祠,曾奉御賜扁額、对联悬挂前堂,而祠宇湫隘、用木板为墙壁,宜易以砖石,与书院并改造轩爽。謹同督臣滿保捐費,委員鳩工”,又疏言:“朱子生于尤溪县郭外南溪之地,向亦建有专祠;请赐扁額”,疏上,并报可,御赐“文山毓哲”四字匾额,(《清耆献类征选编》卷七(下)并敦促府县对书院进行较大规模的修建,订学规,筹学田。乾隆二十九年(1764),又在书院之左另建开山书院,并撰《开山书院详定章程碑序》,镌石立碑。

此即南溪书院的源流。故南溪书院,有一个从郑义斋馆舍—→二朱先生祠—→南溪书院的演变过程,而现存最早记载这个演变过程的历史文献,就是我们今天还能读到的《南溪书院志》。

南溪书院修志,始于明弘治以前。弘治九年(1496)延平府尤溪县知县方溥《南溪书院志后序》中说:“余平居读《朱子大全集·题尤溪县学观大阁》诗注云:‘见《南溪书院志》’,则是南溪书院旧尝有志矣,但未之见也。”这段话是说他在官尤溪之前,曾在有关朱熹的诗注中发现一则关于《南溪书院志》的一条线索。在尤溪任上,他曾试图找到此志书,但多方查找而不得。于是,他产生了编纂一部《南溪书院志》的想法。

方溥,字惟博,新城(今属江西)人,弘治九年(1496)以举人知尤溪。所编刻的《南溪书院志》三卷,见于民国《尤溪县志·艺文志》所载明何海撰《南溪书院志序》,及方溥撰《南溪书院志后序》(载万历刻天启重修本《南溪书院志》卷四)。遗憾的是,方溥编刻的《南溪书院志》的弘治原刊本今已无存。

民国《尤溪县志·政绩志》载:方溥在尤溪,“扬烦厘弊,务在便民。民有冤,必庭辨之,折狱谆谆,省谕得情,乃置诸法。邑苦多盗,捕磔之。捐资建活水石亭,新韦斋祠以及城门楼橹。诸所创作,民若子来。凡请嘱馈遗,一无所干。岂弟乐易,终其官未尝恶言厉色。君子以为有长者之道焉。时入觐,民遮留以千百计。”由此可知,方溥在尤溪,颇有政绩,深得民心。但此小传不载其首创南溪志之功,是县志编纂者的一大疏忽。

《南溪书院志》现存最早的万历刻天启重修本。《四库全书总目》卷七十七著录此书说:“明叶廷祥、郭以隆、纪延誉、陈翘卿同撰。廷祥官尤溪县知县。以隆称署县事,疑为丞簿之类。延誉、翘卿则尤溪教谕、训导也。其里贯均未详。南溪者,朱子之父松作尉尤溪,实生朱子于其地。理宗嘉熙初,尤溪令李修,以时方崇尚道学,人争攀附,遂于其地建二朱先生祠,即书院所自昉也。志中载书院额为帝顯(这个字要去掉“頁”字)德祐元年所赐,而李韶所作记在嘉熙改元之岁,已称南溪书院。则初建时巳有此名,但赐额在后耳。其书仅记书院之迹,所附诗文,多不雅驯。延誉之序,以朱松、朱子及宋圣宗皆跳行别书,使君臣相并,则欲尊朱子而不知所以尊,悖谬甚矣。”
   
在此,首先得辨析馆臣著录此书的一个重大失误。馆臣说:“李韶所作记在嘉熙改元之岁,已称南溪书院”。所谓“已称”,实际上仅仅只是记文的题目为《南溪书院记》,而在正文中,无一处称“南溪书院”,而只称“二先生祠”或“是祠”;也就是说,此书院的最早建置是一座崇祀朱氏父子的祠堂!李氏记文原来的题目应是“尤溪新建朱先生祠堂记”或“二朱先生祠堂记”,明人在编纂书院志时,将李韶记文改为《南溪书院志》,这才出现了题为“书院记”,而正文却无只言片语提及书院,文不对题的奇怪现象!

与方溥编本略有不同,方编本为三卷,而万历本则是四卷。由于方溥编本无存,无法对此作出详细的比勘。但二本之间的传承关系还是有迹有寻,大体言之,后本的前三卷基本上保持了前本的框架,而新增了某些篇目,而第四卷为新创,这是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所谓的“群贤词翰”会越来越多,不另置一卷则难以容纳的縁故。

万历本的基本情况如下:卷前有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季春知县叶廷祥序。次为目录、形胜总图、韦斋像图、文公像图、纂修姓氏、校锲姓氏和凡例七则。韦斋像图由尤溪县教谕纪廷誉书写《刻韦斋先生像引》,文公像图由巡按福建监察御史大梁杨四知书写《刻文公先生像跋》。

第一卷为形胜事迹,内容为书院所处的地理环境和位置的简介,朱熹生平事迹和《宋史本传》。生平事迹的介绍参考了《朱子实纪》,可视为朱熹的年谱简编。第二卷为建置祀典,内容为书院的创建、扩建与重修,书院的建筑;春秋祭典的仪式和祠田。第三卷为二公诗文,从朱松和朱熹的文集中搜集与尤溪有关的诗作与文章。第四卷为群贤词翰。内容为罗从彦《韦斋记》、石敦《韦诚记跋》、李韶《南溪书院记》、林兴祖《重修南溪书院记》、方溥《南溪书院志后序》,以及明代一批官员的学者的相关诗文。

据卷一《形胜事迹》载,“嘉熙元年尤溪邑令李修创二朱先生祠于毓秀之地”,卷四林兴祖《重修南溪书院记》在嘉熙元年县令李修建祠堂后说,“淳祐五年上饶施偾建讲堂于祠堂之右,名曰‘会极’”。此实为南溪“祠堂”向南溪“书院”转化之始,故《嘉庆重修一统志》称“嘉熙初建祠以祀,咸淳初增置书院于其右,徳祐元年賜額。”不能详考《嘉庆重修一统志》所说增置书院是在“咸淳初”的依据何在,但该志却为我们提供了南溪书院的发展的确有一个从郑义斋馆舍—→二朱先生祠—→南溪书院的演变过程,而这个过程,却往往被古今人士诸如四库馆臣所忽略。

南溪书院从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书院,应始于元代。林兴祖在《重修南溪书院记》中说:“皇元混一,尊崇正学,谓文公父子书院宜在尊崇之典。书院设山长,弟子员,上隶延平郡。”(《南溪书院志》卷四)这是南溪书院最早设山长,招收弟子的记载。笔者曾研究过福建历代书院的山长,但迄今为止,却对历史上何人曾担任过南溪书院的山长无一发现,而《南溪书院志》对此居然也无一记载。至于书院的师资、学生、教学内容、方法和教材等本应作为书院志的主体部分,一概付之阙如!由此可以作出以下初步的判断——历史上的南溪书院,崇祀先贤的意义远大于教学的意义,也就是说,南溪书院是属于那种祭祀型的书院,而不可以讲学类型的书院视之!

最后,简要介绍一下明万历刻本《南溪书院志》的几位编者。叶廷祥,浙江庆元人,万历二十二年以文林郞知尤溪县;郭以隆,赣县人,以沙县丞署尤溪县事。纪廷誉,晋江人,万历间尤溪县教谕;《四库存目》著录,纪廷誉之名误作“延誉”。陈翘卿,漳浦人,尤溪县学训导。 陈翘卿《南溪书院志后序》曰:“其志则出于我明方侯溥所纂集。……万历辛卯(1591)岁仲夏,邑有回禄之灾,志板延毁于民家。……始谋诸教谕纪君暨诸绅衿,重梓之议有定画。……于是杪录旧册,正其差讹,补其缺漏,次其简编,付之剞劂氏。……”民国《尤溪县志·政绩志》载:“纪廷誉,字声寰,晋江人。万历间尤溪教谕,学有渊源,才优经济。纂修《南溪书院志》,匾文公祠曰‘万世宗师’,则崇尚正学可知矣。寻丁内艰去。”

(原载《朱子文化》2009年第1期,作者方征,即《朱子文化》主编、研究员方彦寿)


 

 

朱熹与尤溪

陈 道 南

 


南宋朱熹是我国历史上一位卓越的思想家、哲学家、理学家。他出生在尤溪,后来又离开尤溪,定居于崇安。那末,朱熹在尤溪的时间有多久,离开尤溪后有没有回过尤溪,朱熹在尤溪曾留下哪些事迹呢?

朱熹的父亲朱松,在政和八年(1118)被授以政和县尉,于是在这一年入闽。宣和二年(1120)五月,朱松的父亲朱森去世。朱松因丁忧离政和尉任。宣和五年(1123)八月,服丧期满,朱松被调任南剑州尤溪县尉。建炎二年(1128)又调任长乐县官。建炎三年十二月,朱松又暂时代理建州职务。就在这期间,范汝为率众起事,出没纵横于建宁、南剑一带。朱松“闻有虏骑自江西入邵武者,遂弃所摄,携家上政和,寓垄寺”(朱松《与祝公书》)。建炎四年(1130)五月初,“龚仪叛兵烧处州,入龙泉”,于是又“买舟仓皇携家下南剑,入尤溪”(朱松《与祝公书》)。这时在尤溪的有朱松夫妇、朱松母亲程五娘、朱松的长子及次子、朱松的两个弟弟朱柽与朱槔。

朱松避寇来尤溪,寄居在郑安道的南溪别墅。郑安道,一作乾道,号义斋,官至金紫光禄大夫(正三品),其子郑德与。朱松任尤溪尉时,郑德与为尤溪宰。郑义斋故居在城北玉釜山下,溪南馆舍是其别墅(见《南溪书院志》)。朱松正是因为与郑德与的这层关系,才得以寓居于郑氏的南溪别墅。

建炎四年(1130)九月十五日午时,朱熹便在南剑州尤溪县城青印溪南的郑氏馆舍诞生。

朱熹出生后,其家数次逃难。绍兴元年(1131)二月一日,朱松携家自尤溪逃往古田,先是在龙爬(即古田县西龙爬)等弟弟,六月后寄居在长溪(今霞浦县)龟灵寺。绍兴二年正月初,朱松又因避乱从长溪携家逃往福州,渡鸡屿洋,寓桐江。正月九日,朱松又携家由桐江回到尤溪。这时朱熹三岁。朱松也在这个时候被举荐为泉州石井镇(今晋江安海镇)监税。五月,朱松携家到石井镇就任,朱熹也随往。绍兴四年(1134),朱松应诏入都临安前,携家再次回到尤溪,这时朱熹五岁,开始学习小学。

据真德秀《西山读书记》卷三十一所录李方子《文公年谱剟要》载,“先生幼有异禀,五岁入小学。始诵《孝经》,即了其大义,书八字于其上曰:‘若不如此,便不成人。’间从群儿嬉遊,独以沙列八卦象,详观侧玩。又尝指日问于吏部曰:‘日何所附?’曰:‘附于天’。又问:‘天何所附?’吏部奇之。”(吏部,即朱熹的父亲朱松,曾任吏部员外郎。)可见,朱熹五岁在尤溪入小学,诵《孝经》,在沙洲用手指画八卦,向父亲问日、问天,都是事实。《南溪书院志》所辑蔡觉轩(即蔡模,蔡沈之子)作文公年谱大略称朱熹绍兴三年癸丑问天、绍兴五年乙卯沙洲画卦、绍兴七年丁已通《孝经》大义,都与李方子《文公年谱》不同。李方子,字公晦,号果斋,邵武军邵武县人,是朱熹的门人,他所作的《文公年谱》要早于蔡模(字仲觉,称觉轩先生,蔡沈的长子,蔡元定之孙,建宁府建阳县人)作的《文公年谱》。李方子所记应该是可信的。[民国]《建瓯县志》说朱熹八岁于环溪精舍前坐沙画卦,这是错的。朱松举家定居建安(今建瓯)水南紫芝上坊是在绍兴十年秋环溪精舍落成的时候。

绍兴四年三月,朱松召试馆职,单身从尤溪入都时,其家小仍在尤溪。九月,朱松母亲程五娘去世,朱松丁忧回到尤溪。由于朱松父亲朱森葬在政和感化下里护国寺南(今政和县铁山乡凤林莲花峰),朱松便将其母葬在政和将溪铁炉岭下。据苏州大学束景南考证,朱松为庐墓守丧,于绍兴五年携家离开尤溪,移住政和星溪。这一年,朱熹六岁。从这时开始,朱熹便在政和的星溪书院、云根书院及湛卢山中刻苦读书。朱松《韦斋集》卷四有《求道人自尤溪来还冷斋有诗次其韵》诗,诗云:“五年沈水照衰颜,溪上今谁独往还?”“沈水”即尤溪,自朱松建炎四年寓居尤溪郑氏溪南别墅,至绍兴五年,正好五年。可见朱松已在绍兴五年携家离尤溪。

朱熹六岁离开尤溪后,曾于乾道七年(1171)十一月因叔舅祝峤的丧事来到尤溪。这一年,朱熹四十二岁。然而,朱熹这次回尤溪不仅仅是为了料理丧事。这时任尤溪县令的石子重,正大力整顿县学。石子重曾问学于朱熹,又是朱熹的好友,朱熹便借这个机会与石子重会见,讲论学问与县学。也是这一次,朱熹在石子重的陪同下,游览了他父亲朱松任尤溪县尉时的燕居之所“韦斋”旧址,缅怀先父,留下了“韦斋旧治”的题榜,并为张舍人所书“韦斋”匾揭榜。(见石子重《韦斋记铭跋》),朱熹与石子重一起参观了县学观大阁,留下《尤溪县学观大阁》诗一首:“令尹弦歌不下堂,叱嗟层观丽扶桑。朱甍碧瓦临无地,散帙投壶乐未央。得意溪山供徙倚,忘情鱼鸟共徜徉。应观物我同根处,剖破藩篱即大方。”

临别尤溪时,朱熹写了《石子重兄示诗留别次韵为谢三首》,诗云:“此道知君著意深,不嫌枯淡苦难禁。更须涵养钻研力,强矫无忘此日心。  克己功夫日用间,知君此意久晞颜。摛文妄意输朋益,何似书绅有《订顽》(即张载《西铭》)。  喜见薰成百里春,更慙谦诲极谆谆。愿言勉尽精微蕴,风俗期君使再醇。”其中第三首说的就是县学的事。

其间,朱熹还留下了“溪山第一桥” 的题匾(见明万历《南溪书院志》卷二),悬于宣化门外青印桥(即后之文明桥)的桥屋上。青印桥和玉溪桥是尤溪古十景之一的“虹桥晓月”。 “溪山第一桥”于明嘉靖末毁于寇,万历间重建,是由东路达南溪书院的过桥。今已不存,在原桥址上游约六十米处新建文公桥以代之。朱熹这次回尤溪,直逗留到年底才回到崇安五夫里。

乾道九年(1173)九月,石子重重修尤溪县学庙落成,并函请朱熹为尤溪县学作记。十月一日,朱熹便将写好的《南剑州尤溪县学记》(见《朱熹集》卷七十七)及《南剑州尤溪县学明伦堂铭》,崇德、广业、居仁、由义《四斋铭》(见《朱熹集》卷八十五)寄给石子重。与此同时,朱熹还寄来给张栻《尤溪县学传心阁铭》所作的跋(见《朱熹集》卷八十一《跋张敬夫为石子重作传心阁铭》)。据载尤溪新县学落成,朱熹没有南下尤溪参加贺典(见《朱熹集》卷七十七《南剑州尤溪县新修学记》)。因为他正筹备送叔母丧还政和,朱熹叔母丁氏卒于乾道八年九月,厝经年后始入葬。

明万历二十二年重修的《南溪书院志》还辑入了朱熹《题尤溪宗室所藏二妃图》诗,诗云:“潇湘木落时,玉佩秋风起。日暮怅何之?寂寞寒江水。(湘夫人)

夫君行不归,日夕空凝伫。目断九疑岑,回头泪如雨。(湘君)”(见《朱熹集》卷十)“尤溪宗室”当指赵姓皇族而居尤溪者,但不知为何人。此诗当作于尤溪,但不知作于何年。

尤溪民间留存的朱熹手迹板刻主要有:

1、尤溪县博物馆收藏的“读书起家之本,循理保家之本,和顺齐家之本,勤俭治家之本”四块木刻板联和“存忠孝心,行仁义事,立修齐志,读圣贤书”四块木刻板联。前四块板联仅存尤溪(其中一块为后人仿制),其他地方未曾见存。后四块板联流传较广,多有见存,落款为“晦翁”。

2、原存尤溪县洋中镇洋中村保林寺的“鸢飞月窟地,鱼跃海中天”木刻板联,落款为“朱熹”,现存洋中村一陈姓村民家中。

3、现为尤溪县中仙乡一释氏弟子保存的“忍是传家宝,善为积德门”的木刻板联,落款为“朱熹”。

4、书于尤溪城关白鹤楼蕊珠宫正殿两壁的“春报南桥川叠翠,香飞翰苑野图新;雪堂养浩凝清气,月窟观空静我神”两对联手迹。两联落款均为“晦翁”,而且都有一矩形篆体阳文“鸢飞鱼跃”四字闲章。此二联手迹在尤溪县台溪乡台溪村傅氏宗祠亦见摹壁。

5、尤溪县洋中镇桂峰村蔡氏族人保存的《蔡氏族谱》(清康熙版)辑入的朱熹所撰的《忠惠公行谊录》和《跋蔡端明献寿仪》,前文《朱熹集》未见辑入,落款为“宋宣教郎新安朱熹”,后文辑入《朱熹集》卷八十二,落款为“绍熙庚戌腊月既望(1191119)丹阳朱熹书于漳浦郡斋”。

(摘自《朱熹自述》,本刊有删节)

 


 

 

朱熹九回尤溪

黄 清 奇

 


朱熹(11301200),字元晦,一字仲晦,号晦庵。先世为徽州婺源人,其父朱松于北宋宣和五年(1123)任尤溪县尉,任满后携眷寓居尤溪城南郑义斋馆舍。南宋建炎四年(1130)农历九月十五日,朱熹诞生于尤溪县城南郑氏馆舍,乳名沈郞,一名沋郞。朱熹自幼聪明,想象力强,在尤溪留下了“孩提问天”、“沙洲画卦”、“二度桃花”、“智胜棋王”等许多脍炙人口的故事。绍兴七年(1137)夏,朱熹8岁,“朱松被召入对,赴都之前,他把祝氏和沋郞送到建州浦城寓居中。”[1]这样,朱熹结束了在尤溪的童年生活。此后,朱熹曾先后多次回尤溪,有据可考者九次。本文拟就朱熹九次回尤的经过作些粗略的探讨。

绍兴十八年(1148)春,朱熹入都赴考,登王佐榜第五甲第九十名,赐同进士出身。绍兴二十一年(1151),朱熹再次入都,铨试中等,授左迪功郞、泉州同安县主簿,待次。绍兴二十三年(1153)五月,朱熹动身前往泉州同安县任主簿。六月,由剑溪南下南剑(现南平)时,特往城南拜谒李侗。再从南剑乘舟往福州,转道兴化(现莆田),七月至同安。绍兴二十六年(1156)七月,朱熹同安主簿任期已满,北上回崇安,途中路过尤溪。民国《大田县志》载:“熹主簿同安,访李愿中于延平,往来此地,常宿大罗寺。”[2]大田始建县于明嘉靖十四年(1535),时割尤溪15个都、永安1个都、漳平110社、德化黄认1团为县域,隶属延平府。大罗寺位于均溪岸边,均溪绕过大罗山就汇入尤溪东入闽江,宋时大罗山属尤溪县径田里。朱熹此次回崇安,可见是选择同安—泉州—安溪—尤溪(大田)—南剑—建州—建阳—崇安线路。这是朱熹童年离开尤溪后,首次回尤溪。

绍兴二十七年(1157)春,朱熹再还同安候接任者。三月至同安,寓居在陈北溪家中。五月,朱熹致书延平李侗问学。六月,“李侗有答书,勉其于涵养处用力。(朱熹)从学延平李侗始于此。”[3]十月,同安主簿接任者不至,朱熹以任期四年满罢归。在北归崇安时,朱熹仍选择抄近路由安溪入尤溪,夜宿于大罗寺。这是朱熹第二次回尤溪。

朱熹两次赴同安皆过福州,而归崇安却过尤溪。这主要是因为当时交通条件所决定。从崇安顺建溪、闽江而下可直抵福州,再过兴化至同安,这是一条捷径。归途过福州就要逆闽江而上,如果过安溪县入尤溪(大田)县,可以顺均溪、尤溪两河直达南剑,这相对过兴化溯闽江就要更快。所以,朱熹从同安归崇安,过安溪入尤溪,实际上是走近路,比过福州的路途更短。而且,朱熹有两位亲人居住在尤溪,可以顺道走访探望。一是朱熹二叔朱槔,“在朱松去世后,居住尤溪县”。[4]二是朱熹的舅舅祝峤,“因宣和间朱松官尤溪县尉之故,侨居于尤溪。”[5]

林虎榜《大罗岩记》云:“诸生有以大罗岩告者曰:紫阳朱夫子所信宿处也。紫阳主簿同安,来访愿中李先生,风雨所阻,借栖此地,爱其山水之佳丽,嗣是往来憩焉。世所传‘寒竹风松’四大字于此岩书之也。”[6]诸多资料表明,朱熹从同安归崇安时两次路过尤溪,曾住宿于大罗寺,且在大罗山上有“寒竹风松”摩崖石刻。

绍兴未年,林嶷知尤溪时,朱熹第三次回尤溪。林嶷(11051190),字仲立,浙江苍南县人,宣和七年(1125),随陈东伏阙上书,立志抗金报国。绍兴八年(1138)中进士,绍兴二十八年(1158)知尤溪,乾道三年(1167)知随州(在湖南省),被监司韩晓弹劾,罢官。林嶷与朱熹志同道合,知尤溪期间,兴建县学观大阁,建成之日盛邀朱熹来访。朱熹在林嶷的陪同下前往观大阁,作《观大阁》诗:“令尹弦歌不下堂,叱嗟层观丽扶桑。朱甍碧瓦临无地,散帙投壶乐未央。得意溪山供徙倚,忘情鱼鸟共徜徉。应观物我同根处,剖破藩篱即大方。”[7]诗中,朱熹盛赞观大阁巍峨壮观和传播理学起到的积极作用,看到故里重文兴教的气象,朱熹激动之情溢于言表,用《论语·阳货》“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典故,对林嶷勤政为民、兴办教育给予高度的肯定。从“应观物我同根处”句可以看出朱熹气化论的思想已经形成。朱熹认为人与万物都由气构成,说“天地之间,二气只管运转,不知不觉生出一个人,不知不觉又生出一个物。即他这个斡转,便是生物时节。”[8]

朱熹来尤溪访林嶷具体时间不详,民国《尤溪县志》林嶷传载:“其兴学之功、崇道之志甚多,旧志失于参搜,令人无从稽考。所可见者,惟观大阁之建创,及屡见于朱文公作诗赞美耳。”[9]林嶷知尤溪始于绍兴二十八年(1158),终于乾道元年(1165)石子重接任。考朱熹生平,自绍兴二十八年正月从同安归崇安五夫后,其主要南下外出的有:绍兴二十八年正月徒步往见李侗于延平,至三月返;绍兴三十年十月,见李侗于延平,受教数月而归;绍兴三十二年正月,拜谒李侗于建安,遂与俱归延平,至三月而归;隆兴二年正月,到延平哭祭李侗,二月至福州拜见汪应辰,一个月后归;隆兴二年四月,李侗下葬,再往延平,遂又至福州见汪应辰。由此可见,朱熹第三次到尤溪时间应是绍兴三十年或绍兴三十二年这两次问学于李侗之后,顺道入尤溪访林嶷。

朱熹此次回尤,在亲友的陪同下,还走访了其出生地郑氏馆舍,在馆舍的墙壁上,朱熹看到了父亲朱松题的《蝶恋花》词:“清晓方塘开一镜。落絮飞花,肯向春风定。点破翠奁人未醒。馀寒犹倚芭蕉劲。拟托行云医酒病。帘卷闲愁,空占红香迳。青鸟呼君君莫听。日边幽梦从来正。”[10]老屋依旧,却已经物是人非。睹物思人,因此馆前的半亩塘给朱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乾道二年(1166),朱熹突然领悟了《中庸》的“已发未发”说,悟出“主敬”的内涵思想,写下了脍炙人口的《观书有感》诗:“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首诗体现出了朱熹对“敬”的认识发展获得巨大思想飞跃后的兴奋之情。朱熹诗中“半亩方塘一鉴开”与“清晓方塘开一镜”有明显的借鉴痕迹。由此可见朱熹诗中的“半亩方塘”确实是在尤溪。

乾道三年(1167),朱熹“从崇安县五夫南下奔舅母之丧,乘舟走水路经建阳、建州、南剑州抵达尤溪县”,[11]这是朱熹第四次回尤溪。朱熹舅父祝峤随朱松入尤,后与子祝回定居在尤溪。朱熹极重礼节孝道,闻舅母作古,即急匆匆赶到尤溪奔丧。或许是朱熹急于与张栻会面,此次回尤料理完丧事后,即回崇安准备远赴长沙,因而未见其他文献记载此次行踪。

民国《尤溪县志》卷二有朱熹《九日登天湖》诗:“去岁潇湘重九时,满城寒雨客思归。故山此日还佳节,黄菊清樽更晚晖。短发无多休落帽,长风不断且吹衣。相看下视人寰小,祗合从今老翠微。”乾道三年八月,朱熹访张栻于长沙,至年底才归。从诗中首句“去风潇湘重九时”来看,此诗当作于乾道四年(1168)。诗中之天湖,历来有三种不同说法,一曰在崇安五夫,一曰在建阳,一曰在尤溪。曰在建阳者,以朱熹葬母之寒泉所汇之湖为天湖,此湖在一小山丘上,登湖全无诗中“相看下视人寰小”之意境,绝非朱熹诗中之天湖。曰在五夫者,以朱熹居五夫且乾道四年未见文献有朱熹回尤溪之记载为据。

朱熹有两首与天湖有关的诗,一是《九日游天湖》,一是《立春大雪游天湖》。《立春大雪游天湖》亦名《立春大雪邀刘圭甫诸兄游天湖》,在地方志中最早见于嘉靖《延平府志》卷二十《艺文·诗》,崇祯《尤溪县志》卷九亦收有此诗。而在同一时期其他地方志,特别是《建安府志》中却未见辑录。宋明时期,延平府(南剑州)辖尤溪,建安府(建宁府)辖崇安。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九十七载:“双髻山,在县北二十五里,……双髻山北二十余里有莲花峰,上有天湖,水色绀碧,深不可量。”相反,在同卷中崇安县未见有天湖记载。可见尤溪天湖为一时名胜,名扬四处。这些记载,足以佐证朱熹游的是尤溪之天湖。有人以明清时府县志记载不足为凭,因此否定朱熹《九日游天湖》诗作于尤溪。要知道,历代撰成的府县志是很严肃的史料史实的记载文字,不象文学作品那样可以随意“伪造”。对待史料,国史和郡县志历来互为表里,后人考查许多史实多以此为凭。有人也以众多朱熹年谱未见乾道四年朱熹回尤溪的记载,而否定朱熹《九日游天湖》诗作于尤溪。此说未免以偏概全,朱熹年谱多是以朱熹文献来考证其行踪,以有此文而证有此行。正如此,朱熹有《九日游天湖》诗,可证乾道四年朱熹有回尤溪,此是朱熹第五次回尤溪。

乾道七年(1171)十一月,因舅父祝峤病逝,朱熹南下尤溪奔丧,此是朱熹第六次回尤溪。时尤溪知县石子重为朱熹好友,正大力整顿县学,聘朱熹高足林用中掌管全县教事。石子重,号克斋,早在数年前慕名向朱熹求教,在学术交流中二人结交为好友。林用中,字择之,朱熹“称其通悟修谨,嗜学不倦,谓为畏友,与建阳蔡元定齐名”。[12]料理完丧事,应石子重之邀,朱熹讲论学问于尤溪县学。在石子重、林用中的陪同下,朱熹游览了朱松任尤溪县尉时的燕居之所“韦斋”旧址,缅怀先父,题写“韦斋旧治”四大字,并请石子重作《韦斋记铭跋》。朱熹还到居住在尤溪的赵氏皇室宗族家中欣赏《潇湘二妃图》,作《题尤溪宗室所藏二妃图》诗:“潇湘木落时,玉佩秋风起。日暮怅何之,寂寞寒江水。夫君行不归,日夕空凝伫。目断九嶷岑,回头泪如雨。”在石子重的陪同下,朱熹还前往椑溪[13],在溪石上题刻“龍溪”二个大字。

此次回尤,因石子重、林用中相陪,朱熹逗留月余至年关才回五夫。临别时,石子重留诗饯别,朱熹次韵答谢:“此道知君着意深,不嫌枯淡苦难禁。更须涵养钻研力,强矫无忘此日心。克己工夫日用间,知君此意久晞颜。摛文妄意输朋益,何以书绅有订顽。喜见熏成百里春,更惭谦诲极谆谆。愿言勉尽精微蕴,风俗期君使再淳。”

乾道九年(1173),尤溪知县石子重重新修葺学宫,新建传心阁、明伦堂、崇德斋、广业斋、居仁斋、由义斋。九月学宫告竣时,朱熹应邀前来祝贺,此是朱熹第七次回尤溪。朱熹参观学宫后,亲撰《重修尤溪庙学记》,为明伦堂题匾作铭,为传心阁作跋,并为崇德、广业、居仁、由义四斋作铭。后来,在石子重与林用中的带领下,尤溪县学声名鹊起,“异邦之人,亦复裹粮就学”。[14]尤溪县学“因为陈说圣贤修己治人之学,而讲求义理至当之归”,[15]一时成为福建内朱子理学传播重要阵地。这一时期,朱熹曾想让三子朱在受业于尤溪县学,因地远而未成行,引以为恨事。朱熹曾对许顺之说:“幼儿未有读书处,甚以为挠,地远,不能遣去尤溪,甚可恨也。”[16]

淳熙元年(1174),朱熹以抱孙女之故,始署名“晦翁”。朱熹在尤溪留有大量墨宝,大多署名“晦翁”。由此可见淳熙元年后,朱熹还曾到过尤溪。

据考,淳熙三年(1176)春,朱熹第八次回尤溪,应学者要求,朱熹题写了“读书起家之本,勤俭治家之本,和顺持家之本,循理保家之本。”后携友同登天湖,作《立春大雪游天湖》诗三首:“彤云被四野,寒气惨悲凉。 回风一以定,密雪来飘扬。 时当冬候穷,岁寒五日强。蓬巷无与适,陟此琼台冈。宾友既追随,儿童亦携将。扳跻得冢顶,徙倚聊彷徨。俯视千里空,仰看万鹤翔。远迷乱峰翠,近失平林苍。偃荡莹神骨,咀咽清肝肠。朗吟招隐作,悲吟黄竹章。古人不可见,来者谁能量!且复记兹日,他年亦难忘。”朱熹此次回尤,还在刚落成的清晖楼蕊珠宫壁上手书《四季绝句》:“春报南桥川叠翠,香飞翰苑野图新。雪堂养浩凝清气,月窟观空静我神。”落款分别为“晦翁熹”、“朱熹”、“晦翁”、“鸢飞鱼跃”四方闲章。清晖楼后又名白鹤楼,“相传邑人赵希参以郡守归,春三月丹阳会,道人画鹤于壁,道人击掌,鹤亦应节,既而莫知所之,匾以今名。”[17]

另有学者考证,淳熙十一年(1184)至十二年(1185)间,朱熹到永春,顺道回尤溪,“回尤期间对魁城连玠宗一门三进士,邑学明伦堂科甲匾额之首连正臣之故里早有所闻,一次遂取道逆水上文江,过花桥,来到魁城。”[18]留下了“诵诗知国政,读易见天心”的对联一副及“梅竹”横幅。

 

注释:

[[1]] 束景南《朱子大传》,商务印书馆2003年版,第1718页。

[2] 民国《大田县志》卷六《流寓传》。

[3] 束景南《朱熹年谱长编》,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225页。

[4] 张品端《朱子家人略考》,《世界遗产武夷文化年鉴(2005)》第208页。

[5] 陈国代《朱熹在福建的行踪》,作家出版社2007年版,第170页。

[6] 民国《大田县志》卷三《名胜志》。

[7] 嘉靖《尤溪县志》卷二《建置》。

[8] 《朱子语类》卷九十八,第2508页。

[9] 民国《尤溪县志》卷五《职官》,尤溪县志编纂委员会整理,1985年第1版,第284页。

[[1]0] 宋李韶《南溪书院记》:“是邑韦斋宦游之乡,文公诞育之地,祠宇独阙,(李)修窃恧焉。于是访寓馆之故址,而韦斋遗墨尚存,乃捐金赎之,作屋三楹,中设二先生祠位。”李修作祠合祀韦斋、文公是嘉熙元年冬,文中所提“韦斋遗墨尚存”应指这阙《蝶恋花》词,朱熹访郑氏馆舍亦见此词。

[[1]1] 陈国代《朱熹在福建的行踪》,作家出版社2007年版,第158页。

[[1]2] 黄仲昭《八闽通志》卷六十二《人物》。

[[1]3] 溪原属尤溪管辖,位在今闽清县芝溪源头,距现尤溪县汤川乡政府所在地只有5公里。1956年从尤溪县划给闽清县管辖,易名卑溪。

[[1]4] [15] 嘉靖《尤溪县志》卷五《官师》。

[[1]6] 朱杰人主编《朱子全书》,卷三十九《答许顺之》,第1750页。

[[1]7] 民国《尤溪县志》卷三《古迹》,尤溪县志编纂委员会整理,1985年第1版,第160页。

[[1]8] 刘小红《朱熹与福建客家祖地》。


 

 

 

 

版权所有:尤溪县人民政府 主办:尤溪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尤溪县数字尤溪建设办公室 地址:尤溪县城关镇建设东街66号楼
邮编:365100 电话:0598-6323016 站长统计|今日IP[108]|今日PV[287]| 昨日IP[964]|昨日PV[3558]|当前在线[31]
闽ICP备05010185号 技术支持:世纪之村

闽公网安备 350426020000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