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政府 市政府 人大   手机门户 | RSS订阅 | 站点地图 |

风景名胜

当前位置:首页>风景名胜

桂峰风光

来自:县政府办公室 编辑: 点击:946 时间:2013-02-22 16:22

洋中.桂峰

    桂峰村在2002年已被评为“福建历史文化名村”,京福高速路就在村的山脚下穿过。一条修在半山腰上的蜿蜒起伏的水泥村道,是进入桂峰村的唯一通道。

小巷深处有人家

  台阶

 
  桂峰村传说中的那种古意,最大的展现,就在村中层层叠叠四通八达的台阶上。在这一点上,村人也毫不掩饰他们的得意:雨天从没泥泞弄脏布鞋。桂峰风光
  整个桂峰村落依山就势分布于三面山坡上,而台阶也就错落有致地连接着每幢房子。在村里现存数十幢的古民居中,最早的建于明代后期,而那些同期砌得结实牢固的台阶自然也历经了数百年的时光。光阴流逝中,不知有多少的形态各异的脚掌踏过那些古石阶,年复一年的打磨,许多台阶已经光滑可鉴。一条穿过村中央的小溪水,旁边就砌着跌宕的石阶,人踩在上面,如同踩奏着起伏的琴键,那一串串的古老音符接踵而出,无法辨清它们的年代。偶尔,有村人挑着新晒干的稻谷踏阶而上,不用多加构图,往往就是游人们相机里极好的景观……
  据说,在桂峰村曲巷通幽深处拍古台阶,如今已成为来此采风的摄影家们的一大癖好———到这拍一大堆清凉如水的台阶回家,心该是很满足的:在福建,这样保存完好的石头砌就的原始台阶,真的很少见了……
  那么多的石阶,在桂峰村明清时期最鼎盛的时光里,该是会呈现出让人惊叹的风雅和情趣,而那些风雅和情趣,也一定是和轿子有关的———外地来的少爷们端坐于轿内,在轿夫们踩在石阶上的有节奏的起伏中,相互于小巷深处串门,和当地的小姐们说些风花雪月的事,很可能,还因此而订了终身
曾经的“小福州”

  桂峰村是个血缘村落,全村人蔡姓。从族谱里可以看出村子的来源:村的始祖蔡长是北宋名臣书法家、祖籍仙游县的端明殿学士蔡襄的第九世孙,在南宋中后期朝廷偏安东南时,为避战乱,他带着族人从莆田迁徙到此安居,迄今近八百年。而如今修整一新的“蔡氏祖庙”就是当年蔡长修建在桂峰的第一幢房子。当然,南宋时修建的房子早已消失在岁月深处了,如今我们看到的古建筑群皆为明末清初建筑。原本有一百多座,因年久失修现存不到八十座。

  徜徉在那些建筑群风格相似、木质结构的大宅院里,无法不为那些庭院门窗上、石门上雕刻着的人物、山水、花鸟等精美图案而惊叹当时工艺的高超。

  据当地县志记载,在明朝,桂峰已有“小福州”之称。其因,源于尤溪至福州的官道恰好从桂峰村经过。桂峰村也因此而成为尤溪内地达官贵人、商贾小贩和艄排工人往返福州的必经之地和食宿的唯一中转站。在鼎盛时期,这里呈现出“四寻客栈五步楼,比屋弦声乐悠悠,梦寐以求寄居地,旅客旋步三回头”的繁华景象。

  经济发展了,村中人注重文化教育也成为自然而然的事。在蔡氏宗祠里,村里历代关于“父子翰林”、“兄弟举人”的故事,被制成牌匾,让故事凝固成村的另一首人文古韵。

  村人崇尚文化,至今古风犹存。一个常住人口不到500人的村里,居然沿溪修有一个相当不错的村级图书馆,这让我们惊讶。一打听,才知道,是出生于此地、后来官任国民党少将的蔡龙豪捐建的。蔡龙豪的三个儿女皆为美国大学的硕士学历,村里理所当然地为他们制匾“兄妹硕士”,高悬于宗祠之上……而村里的蔡为海老人(已过世),更是花数年精力,编辑一本《桂峰古诗集》,把历年来桂峰村的诗情画意收录在集中,成为外人寻找村史踪迹的又一个秘密通道……

  后门山大厝

  “后门山大厝”被称为“桂峰村的布达拉宫”。桂峰风光

  这个称号,不仅缘于后门山大厝的地势之高,也缘于这幢独立建筑的气势之大(占地面积30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1400平方米)。陪同我们的蔡维华老人是村的前任书记,他说到这幢大厝时,唏嘘连声:当年的主人单是盖房子,就用了白银一万三千两,耗时十年之久。而当年的主人为了修出气魄,单单为石台阶而修建的扶坡,就修了十四道。如今行走在杂草丛生、移步换景的台阶上,我们还能感受到主人当年的意气风发:在这幢全村海拔最高的地方,俯瞰全村,很容易滋生出心旷神怡、宠辱皆忘的感慨来。

  在每幢大厝里建一个独立的书斋,几乎是桂峰村建筑的一大特色。后门山大厝同样不例外,今年57岁的蔡维华还清楚地记得,他在少年时见到这幢大厝书斋的样子:很别致,一边还配套有洗砚池、藏书楼以及小花园……就是这样的大厝里,曾有过文武举人各一名,贡生一名,秀才6名,可谓真正的书香门第……

  然而,“富不过三代”的说法在这里同样得到印证:这户曾显赫一时的人家(其主人至今还考证不出名字)的子孙辈后来家道中落,竟只开价一千三百两,就卖给了蔡维华的祖上———曾经风起云涌的历史风流都早被雨打风吹去,仅留下有些破败的主厝几座,在无声地接受后来访者的感叹。

  据蔡维华老人介绍,当时像修建后门山大厝这样大厝的主人在桂峰村有很多,他们大多靠自己的努力外出打拼,分别做着木材等生意,发迹后,回到故里,就开始买田地,他们的田产最多时,曾扩大到闽北的建阳、邵武以及福州的闽清一带,而一年收租6900担,曾是桂峰村一大户人家留给后来人津津乐道的坊间传奇———这样的家产,还有什么样精致宏大的场院造不出来呢?

  靠田产发家的那些大户人家,请来外地建筑师,将他们的梦想和得意通过房子的边边角角表现出来,那些精致的雕花,宽大的回廊,房檐和窗檐的巧妙对应,甚至,天井角落的那种转弯,也与别的地方很不一样。与后门山大厝家道中落的人事变迁相类似的,是“后门田大厝”、“后门岭大厝”这样的大户人家。在移步换景的桂峰村行走,那些曾经绚丽一时、如今已呈现出斑驳的墙面,也让人体味到了历史的无情风霜。

  桂花飘香的梦

  桂峰村多桂树。这在我们进入村口的石印古桥时,就注意到了。

  古桥边有桂树四株,分别在树根上用石头砌成“日”、“月”、“书”、“印”四个形状。不少老人围坐在桥上,桥侧有店铺,可是大多已经停业了,曾经作为驿站时飘荡在季节深处的此起彼伏的酒香、肉香如今已寻不见了,幸好,还有当年的桂花树。

  “乡之外有岭数百级,环岭皆桂,四时花放,香气袭人,距里许尚带余馨……”(民国《尤溪县志·古迹》)但我们没有在八月闻到那传说中的桂花香———村里的桂花没有如期在八月开花。原本,八月桂花香是个让人向往的境地,然而,今年的花期却意外地推迟了。在这一点上,当地人似乎也觉得有些内疚,好像那些桂花香从此欠了我们,说,“往年,中秋节就香得很热闹了,今年,居然……过些天来,一定就开了……”

  我们在村中心的一棵老桂花树边的石板上坐了下来。

  “很香的,一树的白,花开最香的时候,会闹得让人失眠……”坐在一旁乘凉的老大娘说。

  香气,会闹得让人失眠!这又是怎样的一种香啊?如果在清凉如水的夜,闻着满天的桂花香,那又该生出怎样的梦境呢?

  这,我们无法想象,这也因此成为我们行走在村子石阶时唯一的淡淡惆怅。

  【后记】

  桂花村如今的常住人口不足千人,许多人都搬走了,而村子的一些大厝也由于年久失修,在自然地坍塌下去。

  在关于桂峰古民居保护及旅游开发上,尤溪县相关部门已规划出了“古民居观赏游、休闲度假游、山水风光游、朝圣祈福游等”项目,并结合村外的深坑大峡谷自然景观进行一体化开发。并已在寻找合作者。而一些去当地采风的策划机构也提出了“体验旧石器时代”的开发设想……

  虽说开发的前景目前还是相当不容乐观,但村人还是充满期待。“如果真的开发成功了,许多外搬的人又会回来的。”蔡维华说,他期待那样日子的来临……

 

    曾经的“小福州”
 
  桂峰村是个血缘村落,全村人蔡姓。从族谱里可以看出村子的来源:村的始祖蔡长是北宋名臣书法家、祖籍仙游县的端明殿学士蔡襄的第九世孙,在南宋中后期朝廷偏安东南时,为避战乱,他带着族人从莆田迁徙到此安居,迄今近八百年。而如今修整一新的“蔡氏祖庙”就是当年蔡长修建在桂峰的第一幢房子。当然,南宋时修建的房子早已消失在岁月深处了,如今我们看到的古建筑群皆为明末清初建筑。原本有一百多座,因年久失修现存不到八十座。
  徜徉在那些建筑群风格相似、木质结构的大宅院里,无法不为那些庭院门窗上、石门上雕刻着的人物、山水、花鸟等精美图案而惊叹当时工艺的高超。
  据当地县志记载,在明朝,桂峰已有“小福州”之称。其因,源于尤溪至福州的官道恰好从桂峰村经过。桂峰村也因此而成为尤溪内地达官贵人、商贾小贩和艄排工人往返福州的必经之地和食宿的唯一中转站。在鼎盛时期,这里呈现出“四寻客栈五步楼,比屋弦声乐悠悠,梦寐以求寄居地,旅客旋步三回头”的繁华景象。
  经济发展了,村中人注重文化教育也成为自然而然的事。在蔡氏宗祠里,村里历代关于“父子翰林”、“兄弟举人”的故事,被制成牌匾,让故事凝固成村的另一首人文古韵。
  村人崇尚文化,至今古风犹存。一个常住人口不到500人的村里,居然沿溪修有一个相当不错的村级图书馆,这让我们惊讶。一打听,才知道,是出生于此地、后来官任国民党少将的蔡龙豪捐建的。蔡龙豪的三个儿女皆为美国大学的硕士学历,村里理所当然地为他们制匾“兄妹硕士”,高悬于宗祠之上……而村里的蔡为海老人(已过世),更是花数年精力,编辑一本《桂峰古诗集》,把历年来桂峰村的诗情画意收录在集中,成为外人寻找村史踪迹的又一个秘密通道…… 

后门山大厝

后门山大厝

 
  “后门山大厝”被称为“桂峰村的布达拉宫”。
  这个称号,不仅缘于后门山大厝的地势之高,也缘于这幢独立建筑的气势之大(占地面积30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1400平方米)。这里的蔡维华老人是村的前任书记,他说到这幢大厝时,唏嘘连声:当年的主人单是盖房子,就用了白银一万三千两,耗时十年之久。而当年的主人为了修出气魄,单单为石台阶而修建的扶坡,就修了十四道。如今行走在杂草丛生、移步换景的台阶上,我们还能感受到主人当年的意气风发:在这幢全村海拔最高的地方,俯瞰全村,很容易滋生出心旷神怡、宠辱皆忘的感慨来。
  在每幢大厝里建一个独立的书斋,几乎是桂峰村建筑的一大特色。后门山大厝同样不例外,今年57岁的蔡维华还清楚地记得,他在少年时见到这幢大厝书斋的样子:很别致,一边还配套有洗砚池、藏书楼以及小花园……就是这样的大厝里,曾有过文武举人各一名,贡生一名,秀才6名,可谓真正的书香门第……
  据蔡维华老人介绍,当时像修建后门山大厝这样大厝的主人在桂峰村有很多,他们大多靠自己的努力外出打拼,分别做着木材等生意,发迹后,回到故里,就开始买田地,他们的田产最多时,曾扩大到闽北的建阳、邵武以及福州的闽清一带,而一年收租6900担,曾是桂峰村一大户人家留给后来人津津乐道的坊间传奇———这样的家产,还有什么样精致宏大的场院造不出来呢?
  靠田产发家的那些大户人家,请来外地建筑师,将他们的梦想和得意通过房子的边边角角表现出来,那些精致的雕花,宽大的回廊,房檐和窗檐的巧妙对应,甚至,天井角落的那种转弯,也与别的地方很不一样。与后门山大厝家道中落的人事变迁相类似的,是“后门田大厝”、“后门岭大厝”这样的大户人家。 
 
桂花飘香的梦
 
  桂峰村多桂树。这在我们进入村口的石印古桥时,就注意到了。
  古桥边有桂树四株,分别在树根上用石头砌成“日”、“月”、“书”、“印”四个形状。不少老人围坐在桥上,桥侧有店铺,可是大多已经停业了,曾经作为驿站时飘荡在季节深处的此起彼伏的酒香、肉香如今已寻不见了,幸好,还有当年的桂花树。
  “乡之外有岭数百级,环岭皆桂,四时花放,香气袭人,距里许尚带余馨……”(民国《尤溪县志·古迹》)但我们没有在八月闻到那传说中的桂花香———村里的桂花没有如期在八月开花。原本,八月桂花香是个让人向往的境地,然而,今年的花期却意外地推迟了。在这一点上,当地人似乎也觉得有些内疚,好像那些桂花香从此欠了我们,说,“往年,中秋节就香得很热闹了,今年,居然……过些天来,一定就开了……”
  “很香的,一树的白,花开最香的时候,会闹得让人失眠……”村里的老大娘说。
  香气,会闹得让人失眠!这又是怎样的一种香啊?如果在清凉如水的夜,闻着满天的桂花香,那又该生出怎样的梦境呢?

版权所有:尤溪县人民政府 主办:尤溪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尤溪县数字尤溪建设办公室 地址:尤溪县城关镇建设东街66号楼
邮编:365100 电话:0598-6323016 站长统计|今日IP[108]|今日PV[287]| 昨日IP[964]|昨日PV[3558]|当前在线[31]
闽ICP备05010185号 技术支持:世纪之村